第二十九章 三个人的约会(1)

米俊立奔到车里,关上车门,想着要不要给咸鱼妹打电话。打,或者不打,他都纠结得无法自拔。假设她还活着,打了,那是不是让她觉得自己在关心她呢?所以不行。不打,所以是好的。假设她出事了,打了,自己不就自投罗网了么?不打,那心里还是会一直惴惴不安啊。

通过推理,得出,还是不打吧。先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于是,他还是决定再回公司看她回来了没有。

走进公司,洛仙的位置空着。桌上的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很难辨别她来过没有。他心里焦急如焚,沉着脸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Sammy抱着文件,正在同其他同事聊天。看见米俊立今天已经来来回回四、五次了,不觉有点反常。

说不定她去上厕所了呢!这个咸鱼妹喜欢喝咖啡,肯定尿频。但是他的自我安慰却一点都不奏效。他走到窗前,不停地望着外面洛仙的位置。

可是在百叶窗边站了好久,都看不见他要找的那个身影。“啊…”他一阵愤怒,抓着自己的头发,“你死到哪儿去了!”。

米俊立踱到座椅上,拿出手机,想给Carly打个电话,寻求慰借。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Jean走进来,看着米俊立,眼色里飘过一丝厌恶。但是她很快地把这种危险的个人情绪压制了下去。

米俊立烫染成红色的卷发,在刚才他的双手一阵狂抓后,变得更加张牙舞爪。可是他却全然不知。

“这是上次你交代鱼洛仙做的策划。她已经做好了。”她把文件递给他。

“什么?”米俊立突然来了精神,“什么时候给你的?”

“就刚才。”从颓废如虫到振奋如龙的转变仅在一秒之间,果真是毫不正经、肆意妄为的纨绔子弟,Jean暗想到。

“哦,好,你出去吧。”他抢过文件,眼睛睁得如同鼓鼓的鱼眼,就像鱼洛仙死而复生站在他面前向他索魂一般。

Jean走之前,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地说:“副总监,你的…头发。”

米俊立眯着眼看着Jean,还是不明所以。然后他对着面前待机的电脑屏幕照了一下,才赶紧用手压了压飞肆的卷毛。

 

风暴之后,天空湛蓝如洗。隔着空气,远处的景致尽收眼底。俯瞰闹市,一根根蛛网似的道路将城市分成方形的格局,流动的蛛网四面八方环绕着稳坐如山的建筑物,一静一动,演绎着现代城市的翕合。

随着天气的转暖,人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站在山庄的阳台上,卢善兮握着手机,看着山下城市的缩影,眼里有一股光芒在闪烁。

她思考的样子,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就像威风凛凛的常胜将军,站在军图前肆无忌惮地张扬着霸气。

果然,手机的铃声响起,就像战地的号角昭示着胜利。她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但却没带一点惊奇。就像她有魔法女巫的预知能力。

“喂?”她声音甜美,和她刚才显露出的气质很不匹配。

“你好,请问是卢善兮小姐吗?”

“是的。你是杜羽文吗?”

杜羽文心中一颤,热血一腾。没想到她竟然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是在等他的电话吗?她怎么会知道他记住了她的号码?她怎么知道这个陌生的号码是他打来的呢?难道她有那么敏锐的听觉,可以辨别他的声音?

“奇怪,你怎么知道是我呢?”他对这个称自己为“美人鱼”的女生的好奇心更加浓厚了。

“因为我知道。” 这种答非所问,云里雾里的表达是她的专长。卢善兮脸上一抹满意的浅笑。

这个回答让杜羽文不知所措地笑了。他的左手摆弄着一个粉红色的模型,海贼王中的人鱼公主白星。没想到,这个沉郁稳重的杜羽文还有如此粉红的童梦。

“嗯…我在想,你救了我。所以我想感谢你。不知道…你有不有时间呢?”这种吞吞吐吐,口干舌燥的表现,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征兆。

如石落地一般,卢善兮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虽然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听到他的邀请,她的心里还是泛起了水花。“当然有时间,什么时候都可以。”

她毫不犹豫的爽快接受,突然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type的女孩子,一向不是他所钟情的。不过,他很快从这种胡思乱想中抽离出来。邀请她应该对别人的救命之恩表示感激,怎么什么时候自己的脑子里装满了这么多淫乱的垃圾。不应该,不应该!在这个水晶制的人鱼白星面前,他对自己的肮脏思想表示很惭愧。

“那我们明天见哦。”他挂掉电话,看着捧在双手的水晶白星,眼眸里折射出熠动的光,就如满月的大海上,锦鳞浮动的波光。

 

下班后回到家,敏婷就直接冲进杜羽文的房间。“表哥,表哥。”

“我在这啦!”杜羽文正伏案研究者《西方建筑美学史》,听到轻快的脚步声,他就知道是敏婷回来了。

他摘下黑框眼镜,敏婷已经伏到他身边了。“怎么啦?”

“表哥,明天周末了,我带你去玩吧!”她神采飞扬,好像有什么惊喜要送给表哥似的。

“哦?”想到已经约了救命恩人卢善兮,杜羽文摸摸后脑勺,迟疑了一下。

“怎么?你不想去?”敏婷了解他的表哥,当然也了解他迟疑时候的肢体动作。但是对于原因是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嗯…不,当然想去啦。只是我约了其他的人。”

“什么,约了其他的人?是谁啊?”一丝失落的和不快情绪陡然爬上心头。表哥刚回来,会约谁呢!

“今天早上在海边遇到一个女孩儿,她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想感谢她呢。”杜羽文没有说自己不小心踩滑了溺水的事情,害怕敏婷一家担心。

“哦,这样啊。那没关系啊,我们可以一起玩嘛。反正我也叫了朋友,大家在一起才热闹嘛!”她露出天真开心的笑容,看着杜羽文,那眼神不容许他拒绝。

“好吧!这样正好!”杜羽文找不到理由拒绝,况且为何要拒绝?

这招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么轻易地就将这个陌生女子纳入她的监视之内,敏婷窃喜心中的小算盘。

晚上睡觉前,洛仙来了电话,把第二天的行程和安排给敏婷讲了一遍。敏婷对洛仙姐妹的计划很满意。这样,就等着第二天的到来了。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opt/domains/xiazhi.org/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