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两个人的晚餐

话说米俊立打了十几通电话给洛仙,却一个都没有回应。本来心理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可是这样一来全部被拒绝带来的愤怒湮没了。

他心里毫不畅快,一气之下把手机摔在副驾座位上。刚好转头的瞬间,晃眼看到座位缝隙里有一颗白色小珠子。他倾过身体,伸手把它掏了出来。是颗耳环。这才记起前一天沈艾姚拜托他的话,自己竟然给忘记了。

他拿过手机,拨通了沈艾姚的号码。然后,朝着她家里开去。

车到楼下,他停了一会儿。白色的珍珠耳环被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间,小心翼翼地滚动着。他左手放在面前,手指摩挲着嘴唇,眉峰微微耸起。

“喂,我到你家楼下了。你…要不要下来。”他还是没有去过她的家。他老早就打探到沈艾姚一个人住,以前老是想着可以趁机溜进她家,趁着孤男寡女的机会实施他的俘虏计划。现正,他不禁嘲笑起自己的幼稚来。

“你上来吧,我不小心把脚扭到了,不能走路。”沈艾姚的听起来痛苦极了。

米俊立一听,赶紧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门铃响了,沈艾姚一跳一拐地挪到门边。

门打开,米俊立看见靠在门边的沈艾姚痛苦的表情,又看看她微曲的右脚,赶紧走进去扶着她。

门的推动让沈艾姚的身体失去平衡,差点摔倒在地。幸亏米俊立一把搂住她的腰肢。

他的手贴住她的腰肢,突如其来的亲近让她敏感地颤动。她心跳的声音竟然变得清晰起来,脸也微微辣起来。

米俊立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身体的不自在,一把抱起她,朝沙发走去。

沈艾姚的脸更火辣了。

他放下她,她装着调适自己的姿势,说着,“你自己去找点东西喝吧!”声音中有些紧张的情绪。

这一生理反映似乎让她意识到了这些天自己心不在焉的原因。镇定下来,她看着米俊立的背影,第一次,放下了抗拒的伪装。

“给你倒了一杯柠檬汁,可以消炎。”他把杯子放在沈艾姚面前,“医药箱在哪儿?”

沈艾姚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光彩。“在那间屋子里。”

米俊立打开医药箱,蹲在沈艾姚膝边,挽起裤脚,一声不响地帮她擦拭消炎药,然后贴上药膏。

她低头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她的脑海里翻腾起以前N个他表露心迹,冲动告白的瞬间。而她竟然没有憎恶的感觉,反而产生了一丝丝迷恋。她深吸一口气,嘴角微微弯起。

“这段时间就不要练舞了吧。好了才行。”他把棉签和药膏放进箱子。

“好的。只是对Carly很不好意思,不能去排练了。”她看着他,带着歉意的微笑。

“我给他讲讲就行了…对了,你的耳环我找到了。”他从裤带里掏出白色的珍珠耳环,递给她。

“太好了,幸好你找到了。我还以为会丢了呢。”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对他突然变得客气起来。

接着,是一阵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水。

以前米俊立总是会找话说的,虽然没说两句又会含沙射影地对沈艾姚表示喜欢。可是现在,他竟然沉默起来。

刚才米俊立对沈艾姚的好,让她大受感动。最近,她总是时不时地想起他。所以,她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下一次,他接近她的时候,她会试着伸开手。

可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为什么他却无动于衷呢?虽然沈艾姚从来都不是那种轻佻的人,相反,在一大堆崇拜她的人看来,她还有些高傲。可是现在,她的脑子竟然期待着他对她示好。

“本来今天是想着做牛排的,可是在打扫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我听Carly说你很会做牛排哦,反正今天周末,要不给你个任务,你今天就做大厨好不好?”沈艾姚打破了沉默,主动提出让米俊立留下来。

米俊立没有想到沈艾姚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别听Carly乱说,你看我这样子像会做饭的么?”

“是啊,我也很好奇啊。所以我就想看看究竟他可信不可信呢。”沈艾姚轻松地笑到。

迟疑了一下,米俊立最终还是答应了。沈艾姚一个人生活不容易,况且现在还受了伤。本性好强的她从来都很独立,不愿意对谁开口示弱。现在她主动让他帮助,可能是真的累了吧。

“那我现在去超市,你休息一会,看看电视什么的吧。”

“好的,快点回来哦。”

这样的对话让他们两人同时有种错觉,好像情人般的关系。

沈艾姚满意地微笑着,仿佛看见米俊立在香槟、玫瑰和蜡烛从中,含情脉脉地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对他的热情从来都拒之千里的她确信,自己给的暗示和鼓励已经足够了。

米俊立一边去车库,一边给Carly打电话。“喂,Carly,沈艾姚的脚受伤了。需要休息几天,你的那个什么舞剧要推迟一下哦。”

“哦?严重不?还可以跳舞什么的吧?”

“滚!你是看上了哪个新人了么?”

“没、没,只是关心一下朋友的…女…嘛。”Carly故意把“人”字说得含含糊糊,“但是,你怎么知道呢,莫非,你正在她家?”Carly眉飞色舞起来。

“是啊,本少爷正是。待会还有个烛光晚餐呢!”米俊立受不了Carly的三八。

“真不出兄弟我所料啊,进展这么快。听我的,今晚多灌点酒,争取把她一举拿下。呵呵…看来,鱼洛仙这招还真管用啊!”电话那边传出邪恶的笑。

“滚!”听到鱼洛仙这个名字,米俊立暴躁起来。他“啪”地一声挂掉电话,打开了车门。

没多久,米俊立提着袋子回来了。

闻着厨房传来的阵阵飘香,沈艾姚翘首以盼。可是,米俊立只是简单地做了几个菜,而沈艾姚什么惊喜也没有等到。

晚餐后,米俊立勤快地清洁了餐具,仍然一声不响,少了平时的张狂。

看见一切都安排稳妥以后,他便提出要离开。

虽然极度失望,但是沈艾姚不好再多说什么,就这样,两个人的晚餐,形同陌生人相处一般。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opt/domains/xiazhi.org/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