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之后—After Noon

沉闷的空气,灼热的阳光,街角的汽车鸣笛,风扇“呼呼”的粗气。背靠着破旧的沙发,鼻梁上架著沉重的眼镜。午后,脑袋昏昏沉沉,感觉一切都凝滞了。阳光斜射入窗户,点亮室内泛黄的地板。长方形的形状,一直延伸到墙角。

我极不情愿戴这副眼镜。可是摘掉它,却看不清这个世界,看不清自己的模样,看不清写字,也看不清路的方向。只隐隐约约看得见事物的轮廓,可是人所以为的轮廓,实在只是想象出来的形状。可是,为了要看清楚,我却不得不忍受鼻翼的疼痛。

没到炎热的夏季,日子都非常难。日子,就像不死不活的青蛙,躺在周围蒸腾的热气里。

用手枕着头,眼睛盯着白晃晃的墙壁,我的脑袋也一片空白。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失去了,或者什么都不曾拥有。

我不曾拥有春天绿茵的草地,和绻飞的花蝶;不曾拥有少年时候,蹦蹦跳跳的橡皮筋,和额前故意偏分的刘海;也不曾拥有十七岁的花季和十八岁的雨季。那些,都是在阴冷的凄惨中孤独地消耗掉的。

唯有记得高三那年那场纷扬的雪花,那么洁白,那么自由地洒在操场上,松木上,洒在人的身上。

人或许,永远都不可以挥掉身上的污淖。为了让人有活下去的勇气和期盼,只有在偶尔的片刻,人才能隐约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升腾。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自己曾经在那场大雪中,畅快地乱舞过。

不曾拥有的,还有很多。甚至昨天,甚至现在,都在轻蔑地藐视着我。午饭的时候,嘴里嚼碗里硬硬的米粒,突然之间泪如泉涌。一种莫名的被欺骗的感觉压身而来。

时间,就是一个大骗子。在我们童年的时候,让我们迷恋上了捉迷藏的游戏。于是我们就兴奋地,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来。整个脑子被害怕被找到,和好奇地搜寻带来的快感冲刺。

我们寻找的,是我们的伙伴,或者自己,或者还有时间。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的伙伴,有时候也找得到自己。只是,时间永远是那个躲在暗处的东西。我们永远也找不到它。它让我们甘愿蒙上自己的双眼,让我们甘愿在黑暗的角落里等待它发号施令,等待着它说,“等我数到50,你就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们等待着,时间的tick-tock,tick-tock。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那声“你可以来找我了”的口令。到最后,我们不顾规则了,摘掉蒙住双眼的纱巾,心里还琢磨着它肯定已经藏好了。我们翻遍每个门缝,每个暗屋的角落,每个空箱子也不见它。

现在,当钟表上的指针加快了旋转的速度,我们才发现,它从来都不曾躲过。它永远站在我们的身边,不曾离开,也不曾隐藏。是我们自己,太过贪恋刺激和兴奋,一直在寻找的,原来只是虚无。

脑中的眼好像看到有那么一天,白发银丝的老太太还戴着那方红艳艳的丝巾。她突然伸手,扯掉了颈上的丝巾,转身寻找,可是四周却空无一物。走廊墙壁上的绿漆早已斑驳,她亲眼看见自己的双手,由纤白变成皱纹密布。她却回忆不起来,自己是怎样从昨日的粉嫩,成了此时的老态……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opt/domains/xiazhi.org/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