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首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早晨,岳泠杉还在舒适的被窝里温习着信对她的表白,急促的门铃声便响起。

从宽大的床上爬起来,她开了门,眼前是经纪人Mary Wang那张怒气十足的脸。

“跟我说什么绯闻消息都是假,现在被逮个正着,拍得这么清楚,看星云还怎么狡辩。”

报纸被扔在茶几上,照片铺满头版头条,画面中信的样子清晰可辨。

“‘惊爆Seven Blue主唱虐恋,深夜楼下强吻女友’,什么嘛这是?”

岳泠杉慵懒的睡容顿时清醒了不少,画面中女主角那熟悉的脸,让她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这个女的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信和她纠缠不清,而把我们泠杉晾一边。肯定是个会耍手段的人……唉,泠杉,泠杉……”

还没等Mary Wong抱怨完,岳泠杉已经冲出门去了。

Mary Wong以为是岳泠杉去对质晏以信,也赶紧跟了出去。

“喂,信,你在哪儿?”副驾座上,岳泠杉面无表情,声音也听不出任何感情。

Mary Wong察言观色。跟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子打情骂俏,还被抓奸,大肆报道,这无疑是给泠杉当众一个响亮的耳光。她心想一定要替泠杉讨回公道,要不然,这国民女神的面子,奇艺的面子该往哪儿搁!

“直接去星云。”挂掉电话,岳泠杉对Mary Wong说。

Mary Wong心想正好,免得她再跑一趟去找Seven Blue的经纪人Lee。这下问题就一次性解决掉好了。

不一会,两人就坐在了星云的办公室。

见Mary Wong和岳泠杉两人怒气冲冲,Lee心里已有了猜想。今日的头条娱报刚放下,还未来得及仔细琢磨,两人便双双找上门来。Lee不觉头痛了。

“哎哟,泠杉女神,Mary姐,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光临寒舍了呢,鄙人真是幸会幸会啊!来,请坐,请坐。Tracy,快给泠杉和Mary姐泡杯咖啡。Lee热情如火,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Lee,你自己看看你们信做的好事!”报纸被摔在茶几上,Lee一看,果然奇艺的人已经看到了。他的舌头正纠结着,没想到岳泠杉却给他解了围。

“信呢?”岳泠杉直奔主题。

“哦,信他在工作室呢,我去帮你叫他哦。”Lee赶紧逃了出来,一边用手往自己脸上扇着风。对于这件事情,他原本也要亲口问信的。

“信,老实说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信不愿提起昨夜之事,只是问了句“岳泠杉来了吧”。一边将吉他放在琴架上,收拾了自己的乐谱。

Lee惊讶信既然如此冷静,仿佛报纸上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一般。其实他只是不知道,信根本没有看到今天的报纸。

“正在楼下等着呢。”皇帝都不着急,Lee只好回答到。

信正欲推门,Lee叫住他,“你知道该怎么处理的吧!”语气中的叮嘱,不知信听出来没有。

信只是看看他,没作任何回答。然后转身便潇洒地离开。

信一进门,岳泠杉就站起身来。他缓缓走到她的面前。Mary Wong刚摆好盛气凌人的架势,岳泠杉却先口了。

“信,昨天晚上你说要和我结婚,这是真的吗?”

一言既出,两位经纪人惊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昨晚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我们结婚吧。”信重复了昨夜的话。每个字都说得那么清晰,放佛珠子落到地板上的声音,也带着一样的冰冷。

是的,结婚吧。信的对白,念给了岳泠杉。内心的独白,却对着浅恩。是的,结婚,今天就宣布结婚。这样,我就是爱你的了吧。

现在的他只是木偶,受控于浅恩,丝毫顾虑不到其他人的感受。所以,即使知道会伤害另一个高傲而无辜的人,他盲目的爱已经让他不管不顾了。

“好,那我们今天就宣布在一起吧。”岳泠杉的眼掠过信的脸,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那种明显的,叫作无所谓的表情。

Mary Wong大惊失色,泠杉明明看到了报道,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答应结婚?她肯定是疯了!

她抓住岳泠杉的手,激动地说,“杉杉,你疯啦!你忘了报道……”

岳泠杉再次打断Mary,对她点点头,示意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Mary欲言还休,Lee则顺水推舟。他不断拍手叫好。

“好啦,好啦,这么大的喜讯,我们要立刻告诉我们的粉丝们啦,他们肯定会高兴坏的!……”

不一会儿,星云大楼的会议厅里,聚集了一大群记者。

 

天心广场,八点。

浅恩坐在大榕树下的长椅上,看着俞友哲笑着向她跑来。四年不见,友哲比以前更稳重,看起来也更开心了。

只要不是在她的身边,他应该会很开心的。想起曾经让他难过的种种,浅恩心里觉得抱歉。于是,她也朝着他微笑。

“啊,竟然让你等我,我太没面子了。呜呜……” 俞友哲两只手握成拳头,还像个小男生一样逗她。就像曾经在学校附近的公园里一样。

现在已经她已不是曾经稚气的花季少女了,他也已经变成了成熟稳重,该谈婚论嫁的男人了。这种故作幼稚,想要让温存过往的举动,反而让浅恩有点不知所措。

可能他们真的是很久不见了,所以就连共同的记忆,想要再现,已经不合时宜了。

“我早上睡不着,所以就提前来了。”浅恩拢了拢胸前的丝巾。

“怎么,难道因为要见我,所以激动得睡不着么。”明知道她不会,可他还是问了。

“是啊,真的很激动呢。”浅恩附和着,一边站起来。

“今天,你要带我去哪里呢。”俞友哲把手放进口袋,偏着头盯着浅恩,像曾经一样,喜欢看她发窘的样子。

“嗯,不知道耶。明明是你要约我。”浅恩真不知道带友哲去哪里才好。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因为她没有认真想过。因为昨晚,她有她的难过。

“好吧,我就知道你靠不住。”说完,他的手突然抓住浅恩的手,“今天你就乖乖跟我走吧。跟着我就行了哦。”

浅恩迟疑了,想要缩回手。可是,五指却被他紧紧地扣住。

他执意地看着她,“约会哪有不牵手的。”同时,手握得更紧了。

浅恩无语,只是心中暗暗地想,反正已经和他没关系了,所以这样,没关系的吧。想到这里,她忿恨自己怎么又想他了。所以,她也干脆抓紧了友哲的手,那只温暖的大手。

浅恩只管跟着友哲,可没想到他竟然带她到了一间幽雅的陶艺工作坊。廊间青藤环绕,墙壁装饰格上,陈列着各种精致的陶艺。

看见他们进来,一位笑容可亲,身上围着白色围裙的年轻女孩走过来,温柔地向他们招呼。

工作室情调温馨,小清新的背景音乐低吟浅唱,和女店员的柔美的声音很相称。

“先生,你要不要和这位小姐体验一下我们的“铸爱”系列。这是我们新策划的项目,很适合情侣、恋人和朋友参与。真的很不错哦!”

铸爱,也就是恋人一起制作陶艺,练泥,拉塑,上彩。陶艺烧成之后,一起给陶器加土,种上象征爱情或者祝福的种子,或者小苗。

看着浅恩睁大眼睛,饶有兴趣的样子,友哲知道他是选对了。他知道,她不喜欢激烈的活动。她就是一只安静的蝴蝶,所以陪她去闻闻花香,去听听琴音,那就是最惬意的了。

“你怎么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对这个城市陌生的他,竟然能找到这间隐蔽,但却让人惊喜的店。浅恩很意外。

“这是个秘密。”友哲看着浅恩惊喜的表情,笑道。

“故弄玄虚。”浅恩白目,没看到年轻的小姐和友哲会意的笑。

三个小时之后,花盆的模型已经做好了。因为煅烧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他们决定下午再去取。

从陶艺工作室出来,已经快到午餐时间。浅恩打算带友哲去吃附近那家,她最爱的韩国烤肉。不想此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浅恩,浅恩,你看电视没?信竟然和岳泠杉在开记者发布会,他竟然在公开要结婚的消息……”

听到这里,浅恩只听见脑袋里的嗡嗡声,其他的再也听不见。电话那头,燕夕还在说什么,可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就只有那一个。

见浅恩在接电话,俞友哲走到报亭前,欲买瓶水喝。可是,他的目光却突然看到报纸上,浅恩和信的照片。

那个见过第一次,就再也忘不掉的男生。那个把她从他的身边夺走的人。那个在花藤下见过的,面目清秀,眼神忧郁的男生。

“惊爆Seven Blue主唱虐恋,深夜楼下强吻女友”。虽然知道浅恩和晏以信的关系,可是看到“强吻”那个字眼,俞友哲的心里还是阵阵翻腾。

等等,怎么会是强吻?难道浅恩和他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了吗?不过转念间,他想,如今的媒体都喜欢胡编乱造,大做文章。他轻蔑地朝自己笑了笑,俞友哲,你别妄想了。

水拿在手中。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有公开过自己的恋情?他现在是成名了,可他还会对浅恩疼爱吗?

俞友哲又摇了摇头,不要担心了,你看到过那人看浅恩时候的眼神了吗。

似乎,爱着同一个人的两个人,心里或者眼神之间,也会有奇妙的感应。

“口渴吗?”俞友哲站在浅恩面前,挡住报刊。虽然杂志乱写,浅恩肯定还是会担心的。所以,先别让她知道吧。

浅恩挂掉电话,心却还是生疼。

“怎么了?”俞友哲走上去,温柔的关切。

“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早就已经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惊慌失措?她问着自己,抗议着自己的反映。

“我们去休息会儿吧,现在肯定你也饿了。”俞友哲欲扶着她,却被推开了。

两人对坐,俞友哲已然发现,浅恩突然变得不似先前愉悦了。他好奇地猜想,刚才的电话是谁打给她的。

“浅恩,刚才是信找你吗?”话一出口,他便后悔末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前缘旧续,竟然被自己亲口破坏气氛。

浅恩的眼神流露出诧异。而那个名字,让她更加无所适从。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看着浅恩的背影,俞友哲责备自己。同时,眉上凝了一层疑云。浅恩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餐厅的公共电视正在播放着娱乐新闻。不经意的一瞥,俞友哲正好捕捉到他脑海中,此时正在想着的人。

“今日上午,超人气偶像天团Seven Blue的成员晏以信公开和国民女神岳泠杉的恋爱关系。在正在进行的记者发布会上,信还宣布两人即将结婚的消息。面对记者的提问,女神岳泠杉带着幸福的微笑,表示两人相恋已久,感情笃定……”

什么?没看错吧?晏以信?女朋友?结婚?电视上的那则新闻彻底让俞友哲傻了眼。他不敢相信,晏以信竟然会对浅恩做这种事情。

屏幕上,有记者提问。“今天早上的头版头条爆料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拍到你们亲吻的画面,请问是真的吗?”

俞友哲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里,晏以信的每个表情,看他会怎么交待和浅恩的事情。

“我有女朋友,的确没错,她就是你们眼前的泠杉。一边说着,晏以信的手一边挽过岳泠杉的肩。但是你说的爆料我完全不知道。昨晚我一直和泠杉在一起,不信你可以问她。”

俞友哲看着晏以信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那种斩钉截铁,那种坦荡的样子,好像真的不认识浅恩一般。

这是什么?抛弃?冷血!无情!晏以信你还是人吗?俞友哲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幕。他问自己,这个Seven Blue的信真的就是当初的那个晏以信吗?

那个晏以信,虽然他只看了一眼,可是却能笃定他的良善。可是,眼前的… 他叹了口气。

是啊,眼前的信是光环环绕,众人追捧的巨星。他身旁的那个女明星,他也是认得的。她就是正当红的一线女星,岳泠杉。

他看着屏幕里,晏以信那虚伪,但却不得不承认帅气的脸,和依偎在他身旁香艳夺目的岳泠杉。无数的灯光闪烁,让两人看起来更加地刺眼。

心中对浅恩的怜爱和不平,聚集成了一股强大的,叫做愤怒的情绪。拳头被握紧了,牙齿也咬得更紧了。那深不可测的眼神里,仿佛一个重要的决心下定了。

“晏以信,你从我身边抢走却不珍惜的人,我现在要要回来。我绝不会,让你再碰她。”

浅恩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电视上已经是肯德基的广告时间。俞友哲舒了一口气,若是被浅恩看到,她怎么能够承受得了。

他心疼她。一直心疼着她。只是现在,他对她的心疼,不可控制了。

从现在开始,她的每一次笑,他都仿佛看到了无数心酸。每一次口中说着没事,他放佛都听到她心里的声音在哭泣。

笨蛋浅恩,为什么要在他的面前掩泪装欢?她对他也见外了么?也责怪自己,没能把她看穿,以为她笑着,就是真的快乐。以为她爱着,就真正幸福着。

可是,现在才发现,她不是真正的快乐,她的笑只是她穿的保护色。

想得越多,他的心越痛起来。他清楚浅恩的过往,清楚她失去了什么。她值得真正的幸福,他不要她,把一生都交给悲伤和寂寞。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本该是嬉笑打闹,可他们却都没怎么说话。她,思绪还在凌乱中。他,心情还在纠结中。

要守护眼前的她,那么另一个她,他是必须要辜负了。

可是如果辜负了她,那么浅恩这辈子,是真的,一定不会原谅他了。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opt/domains/xiazhi.org/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