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可以拥抱

扑怀而来的风

当额前发丝的浮动

让心荡漾开来的时候

我收拢双臂

欢喜却扑了个空

 

我以为我可以拥抱

季节变换的潇洒

当春雨冬雪漫天

肌肤敏感地等待

冰凉慰藉的时候

我闭上双眼,肉体的温度

却融化了雪的剔透

 

也去梦里寻觅

回到初长的天真

去森林里冒险

收获珍宝满箱

于是梦外之身也企图揽附

梦里梦外,握紧的双手

却都是捏空,梦外一边失落

梦里继续寻找

 

或许那些幻空

其实都不是幻空

只是肉体的实形

太过卑微和鄙陋

指尖的触空

只是是一种

神圣的拒绝

 

当手掌变成星辰

当眼泪变成游云

那时,或许就能够拥有

一切风的交响

以及万物的灵动

也拥有了绝对的亘生

和无止的欣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