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emma发布的文章

关于emma

预言中,有那么一天。当七彩的虹,氤氲成深蓝。 小狐狸就会解开背上的包裹,拿出一颗已经风干的松果。 树上的松鼠不再爬树,河里的鱼蛙也不再唱歌。 它们都围聚在这个榕树下,听着预言故事,把眼泪哭干。

无名梦游者

文艺只是自己给自己想象出来的赞美词
穿过大半个的城市,打发你无所事事的星期日
经过那些有故事的小巷子时故意扭头多看几眼
直到故作不舍的目光被灰旧的墙体遮蔽
你想象着那些小故事,解你午后的聊赖之意
你编织着那些背影,修葺虚构的人生
同时被修葺的还有你自己摆在茶杯旁的
好像摊开的书一样,可以轻易被翻过去的人生
在你的人生里,别人只做一枚小小的书签
你在别人的人生里,只是一行细细的注脚

Love Is Enough

— William Morris and Andy Warhol画展

从一帧到另一帧
线条组合,形象变换
顺着时间的轴线
你们的生命整齐地排在
漫着壁纸的墙面
静静地用色彩和图形
用物体和文字
讲述各自的故事与哲学


你有你的中古传奇
他有他的现代神话
你的神圣在历史里
氤氲成一卷古旧的粗线布匹
他的熠熠星光
在消费的洪流中折射出
镁光灯下的无数幻影


你清丽的木槿和
翎羽齐整的鸟雀凤鸾
换作他纸上抽象的玫瑰
和笔触简单的男孩轮廓
你的纯洁朝圣是他的肮脏暴力
你的顶礼膜拜是他的虚荣自恋
这个蜕变是空洞的兑现
从浪漫自然到狂妄荒诞

我以为我可以拥抱

扑怀而来的风

当额前发丝的浮动

让心荡漾开来的时候

我收拢双臂

欢喜却扑了个空

 

我以为我可以拥抱

季节变换的潇洒

当春雨冬雪漫天

肌肤敏感地等待

冰凉慰藉的时候

我闭上双眼,肉体的温度

却融化了雪的剔透

 

也去梦里寻觅

回到初长的天真

去森林里冒险

收获珍宝满箱

于是梦外之身也企图揽附

梦里梦外,握紧的双手

却都是捏空,梦外一边失落

梦里继续寻找

 

或许那些幻空

其实都不是幻空

只是肉体的实形

太过卑微和鄙陋

指尖的触空

只是是一种

神圣的拒绝

 

当手掌变成星辰

当眼泪变成游云

那时,或许就能够拥有

一切风的交响

以及万物的灵动

也拥有了绝对的亘生

和无止的欣喜

Japanese Creeper

 

How lovely is the wall of Japanese creeper

When the skeleton branch spreads

Its green in the May day sunshine

Covers the grey of the aged bricks

Stretches its millions of little palms

Swinging and waving in the golden sunlight

 

In the gentle summer breeze

It unlocks its joy to everything

The azure of the sky

The snow-white of the clouds

The indifference of the people passing

The disturbance of the cars driven by

 

The season will deprive its youth

The succulent veins will dry up into winter straws

Yet after the green gently fades away

How will it blaze these last drops of sap

Seething with burning fire before that bleary dust

The dazzling red will never touch an air of the autumn chill

 

Modified after Joanna

爬山虎

最爱的是那一墙爬山虎

冬日里的干枯在五月的阳光下

一层层铺漫着充满生机的绿

盖住砖瓦的古旧

摊开无数的手掌

在金色的阳光下摇曳

敞开翠嫩的心灵

在夏日的微风中

畅快地把自己交给一切

蓝天、白云

行人、车辆

即使季节会带去葱郁

在绿色的血液枯竭之前

也愿义无返顾地沸腾、燃烧

将生命最后的绚烂

彻彻底底地绽放

那鲜艳的红在归息的尘泥中

不沾染半点清秋的冷

记:每次去学校路过那墙爬山虎,都想把手掌伸过去,和爬山虎的手掌合十。那么多绿色的手掌会躲闪。最终贴近凉凉的它的那一刻,生命好像伸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