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4月

清明遥祭

又是一年杏花烟雨弥漫,路上行人纷纷撑伞。清明之谓清明,为何妙?是不是暗含着适逢沾衣欲湿之春,于烟雾缭绕中踽踽独行,平时的繁思杂念即刻会变得清亮明朗之意。

祭奠古人,是一种寻根的远足。登上青山,一杯清酒,一抔净土,浮世间的流离漂泊就像漫飞的纸鸢给系上了泛黄的麻线,不管漂得多远,那一头的维系之所是永远深沉的陪伴。

未能成为匆匆行人中的一员,未能身披蓑笠,在四月杏花繁烂之时,对着清风,念一句“安好,勿念”。

清明的祭奠,为何总要撑一把伞?难道哭泣仅仅是给烟花的装点。你的坟上,是否青草已爬满?是否有夜莺停歇在柏枝上把山的空濛叫穿?

多年以后,听说你更显年轻,前尘往事你有没有挂念?

所以梦中相会,欲言,却又怕鼻尖含酸。只是相顾,默然。只要再看一眼,我便又要回到那阴阳隔断的空间。

或者尘世有我永久的惦念,或者转身饮尽忘川水,轮回会将我送到下一个渡口。再见。

再见。来世,或者再也不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