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5月

夜花虫

夜花虫

       五一节归家。一个人坐在和谐号上,环境舒适,很适合听着音乐,懒懒地随着铁轨前移。可是赶上iPod没电,一切兴致都没了。百无聊赖之时,随手翻出前方靠椅的杂志。于是,邂逅了这首《夜花虫》。眼睛盯着它,目光不用转,却感觉看到了一幅好有意境的画,活的画。花在飞,虫在摇,夜把它们紧紧缠绕。

回来的火车上,窗外风景匆匆逃离。车临时停在山谷间,窗外一排长长的野莨被突然袭来的风吹得飞舞起来。白色的花絮,柔柔地招摇,让人想躺在云朵上舒适地睡觉。静静花飞,就像虫虫跳舞,在若夜的昼的空间。

黑暗还是那样了无声息

静得我不敢喘息

只怕一丝躁动

便将我的灵魂踢出躯体

 

夜 只有这样一种纯粹的颜色

若一朵妖孽的花

罩住了所有已亡未故的人

 

雨 找不到归宿

潸然敲在玄铁屋檐

嘀嗒 嘀嗒

 

电 闪了又灭

一次次赤裸裸地划开另一个尘世的界限

我看到鲜花

和无数的灰尘一起 盛开在天涯

我们是在这里永恒

还是花开花败的一刹那

 

去问飞虫吧

它和花的爱恋延续爱恨情仇的夜话

彼此纠葛无挂 不舍临别对望

 

爱慕啊 你就这样夺了我对今生的渴望

不可沉沦的思念

无数次把我们带回这面叹惜的墙

 

花是静的虫

虫是飞的花

一朵是活着的鬼

一只是死了的魂

 

 

(忘了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