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8月

白石下的罗汉草

偶尔的降雨可能淋湿暴晒的心情。

 

夜已经近了。Lara提着购物袋,从超市的门口走出来。袋子里面装着刚买的杨桃、火龙果和水蜜桃。还有一袋酸辣牛肉即食面。她原本并没有打算吃晚饭,可是想到如果被难缠的男友发现,肯定又会絮叨两天。所以她特意将桶装方便面换成了红色袋装版,吃完将袋子揉拧成小团塞在垃圾桶里,准不会露馅儿。

虽然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街上的人还是很多。行色匆匆的,溜达闲逛的。街边有一排小商店,她看到几位顾客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Lara提着袋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玻璃门内,他们的身影被遮挡在购物架丛里。暗色的夜空,常常会为自由的思想留下空隙。她看不清来人的脸。在昏黄的路灯下,他们的脸上残留着何种若隐若现的表演。

超市转角处,有一家专卖盆栽的小店。每次去超市路过,Lara总会扭着头,盯着一盆盆新鲜的小植物。她想,真是奇怪。街边参天的大树竟然不比一株小草更能打动人。她叹了口气,心里空空的,又像挤满了具有刺激性的气体。老板总是很用心地照顾着它们。她看着它们,觉得它们真亲切,真幸福。只管安安静静地生长,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看着那些精致的盆栽,突然很想买一盆。但是直到路过店铺穿过马路,她的路线一点都没有偏离。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虽然说着要怎样怎样,但却丝毫没有行动表现。就像每次在街上遇到行乞的人,强烈的同情心让她很难受。她很想伸出口袋,掏两块出来,但是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头一直低着,心里一直难受着。当朋友在身边说,现在的这些人很多都是骗子,比我们还过得好时,她好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将她拉出怜悯、无动于衷和自责的泥淖。

其实她心里清楚,她缺乏的是行动的勇气。她也知道,这就是她致命的弱点。她是一个神经敏感的人,看得到很多微妙的东西。但是这个弱点,就如Achilies的后踵,让她那么轻易地陷入危险之中。

白色的高跟凉鞋踏在柏油路上,感觉是那么生硬。穿过白色斑马线时,一个年轻女孩迎面向她走来,年纪和她相仿。这一瞬间,她做了个决定。她毅然地转过身,径直地朝那家小店走去。Lara从来都不知道这家店的名字,即使路过很多次。她走过去的姿态,好像是一只慌张逃生的藏羚羊。目光浅而短。

那个老板一直蹲在地上忙活着装盆浇水。她等了两三秒,有点呼吸不畅、体力不支的感觉。于是就说“老板,这个盆栽多少钱一盆啊?”老板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那要看是哪一种了”。说完又低头做他的事了。老板还算年轻,看起来很和善。她指着店里两墙整齐的深绿,说:“可以去里面看一下么?”老板轻笑了一下,说:“可以啊”。

她走进去,看见地面上有一株用白色瓷盆装着,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植物,叶片呈桃心形状,颜色有点泛紫红,觉得很好看。又有一盆开着靛蓝色花朵的植物,看着挺面熟,有点像蝴蝶兰。还有好些仙人掌、仙人棒、仙人球之类的,开花的,没开花的。她转过背,仍是满眼不知名的植物在玻璃橱上静静地休憩着。有的时候太多的选择,反而让人为难。就像大家经常觉得学校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一样。虽然从头走到尾,也需要一分钟的时间,但是饭盒还是空空如也。有时在想,如果食堂只给两种菜色,会不会也是一种幸福。

一个红色蛋壳盆出现在她眼前,和之前杂志图片上的模型一样,让她觉得很有艺术感。游离的眼神终于settled down。她又顺着这一排,往左扫视了一下。选中两盆就问问老板价格。老板说红色那一盆二十块,棕色瓷盆那个二十五块。她觉得买回去却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好像有点不妥,就问老板它们的名字。老板讲过之后,她只记住了红色那盆罗汉草。于是就买了它。每次朋友介绍名字时,她也记不住。她想,可能是自己的听觉不敏锐,所以看着纸上的字迹,思想会跑得快一点。

离开时,她觉得自己的步履变得轻快了一点。一路上,她想象着轻飘的窗帘撩动,淡淡鹅黄背景前一抹新绿和艳红,至少今天晚上会有些许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