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0月

A Fable of Snake


蛇的寓言

我是真的老去了吗?

 

 

秋天的叶子已经掉了

铅色的天空渐渐沉了

手心的温度慢慢凉了

 我的心 是正在老去吗

 

    据说,冷血的动物,到了冬季,就会蛰伏。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冬眠的食物,怎么可以就此爬进洞里,安然地打鼾?

    我必须趁着血液中还有余热燃烧,去朔野搜寻捕捉。等到日落之前,要回到洞口,把头枕在鹅卵石上,看飞鸟归还。

    要不然,我就会被捕蛇者吞掉…..

    下一个捕蛇者,会像那一个捕蛇者一样吧。死死地扼住我的颈脖,将锋利的铁钩扎进我的身体。铁钩轻轻一划,有一种肌肉分裂的感觉传遍全身。 那种感觉那么清晰,就像黑暗中刀片划过指尖时的心惊肉跳。

然后,我的胆被他吞掉。

    我拖着没胆的身体,爬走了。多亏那颗倒下的榆树,我爬到了河的那边,一直住在山顶的洞里。

    等到第二年,太阳照在积雪上的时候,我的心也发芽了。像小草一样生长。像花儿一样开放。

    有一天,我去河边汲水,一只刺豚笑话我的心没了。我把肚子装满水,一声不响地爬走了。那时候,我听见水在肚子里“清哐清哐”地蠕动。

    我不想解释,其实我没有的是胆,不是心。就像黄鼠狼从不解释,其实他和老鼠长得一点都不像。

    但是,我也不知道,我真的有不有心。因为还不曾等到我跳跃,天色就暗了,叶子就掉了。还不曾等到我的心开放,我的血液就冷了。

是不是

我喜欢上了 雨天

水珠乱溅的 地面

 

   喜欢上了 阴天

 舞动的树叶 和纸鸢

 

  喜欢上了 晴天

 白日贴近肌肤的 温暖

 

喜欢上了 雪天

天地凝冻时 飘飞的白色花瓣

 

我甚至 喜欢上了 闪电

凝神屏息 等待着那突如其来的 惊颤

 

 你说

 我是不是 爱上了 生活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我的心,被腐虫

蚀烂,那时候

桂树上,鹅黄的花簇

也不再香甜

 会不会

仍然,紧紧地

将我揽入臂弯

任凭,生活的洪流

汹涌起,无底的黑暗

如果,有一天

我的眼,被秃鹫啄穿

悲伤的小河,早已把

忧郁流干,

 会不会

还将我的手,放在你

赤裸的胸前

一动不动地

直到,大理石上

涌出泪泉

如果,如果有一天

你看见,一座孤独的坟上

开着一颗,金色的茧

匆匆地路过吧!你这旅人

视而不见

不用张口惊欢

死去的,不会消逝

消逝的,永不再忆起

沉寂,才是给它

最美的祭奠

 

此时


    时间,好像是喝醉了,一眼的阑珊,把午后的暖阳灌倒。打着喷嚏的人生,一跌一撞地被石子绊住了双脚。

就这样,我的精力,疲倦懒散起来。不想,蹦蹦跳跳地,穿过长长的围栏。即使开着电脑,打开文档,即使亮着白灯,伏案于桌上,书本撑开伞包。

不想睡觉,睡觉好久都没和他好好相处了。

此刻,心里想着,一大片花海、草地,微风中,微笑悠扬地轻飘。

此时想着,还没有结籽的向日葵,硕大的叶子,长满了绒绒的汗毛。

此时想着,花裙子,荷叶帽,俏皮的风,流连于浪花卷卷的边角。

此时想着,冰淇淋,慕司蛋糕,亮盈盈的叉子,在玻璃杯子的耳边,轻碰出叮叮当当的歌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