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2月

第二十二章 满月之夜

包厢内的气氛看似其乐融融,外面却狂风大作。

虽然黑夜已经插上了胜利的旌旗,但天空依旧那么亮。头顶,露出一半的月亮明晃晃地挂在天幕。它的光线一点都不柔和,而是硬朗如箭一般,把周围的乌云都染成了白色的棉花团。就着它的耀华千里,今夜很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远处的海面上,一团团气势汹汹的乌云就如攻城的骑兵,不定地变幻着阵形,朝陆上赶来。月亮还在挣扎,想要逃出乌云的牢笼,将自己完美的形状露出来。

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报道,“因温带气旋影响,风暴潮即将登陆。同时由于正值满月,在风暴潮和潮汐双重作用的影响下,本市自今夜起有大面积降雨。请各位市民做好防范措施,最好不要在外逗留…”

史竹馨和沈艾姚在台上演绎着绝色姐妹花。

嗨皮的Julia和Maggie则秀出自己性感的舞姿。

Carly大口地灌下一杯啤酒,跟着起哄。

米俊立一反常态地,竟然没有疯疯癫癫、投入情绪。一贯的招牌动作,雕塑一般地。不认识他的人可能还真会把他当作俊逸若仙的忧郁王子呢。

看着台上沈艾姚魅力四射的表演,他竟然没有露出半点微笑?奇怪…

整个晚上,Alex和洛仙都有说有笑。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Alex的讲话,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屏幕。对洛仙微笑示意之后,便匆匆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回到包厢,脸上露出遗憾和着急的表情。

“洛仙,可以找你借个东西不?”他嘟着嘴,睁大眼睛看着洛仙。这样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很好看。

“哦?我有什么可以借给你的么?”洛仙好奇,第一次见面,怎么他就问自己借东西,而且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可以借给他呢?

“你有的。你放心,我会马上还你的。”Alex心怀不轨地笑道。

“是什么啊?”不会是什么很personal的东东吧,比如内衣?洛仙惊疑地看着Alex,同时身子往后一仰。看他这幅小白脸、花美男的长相,莫非真的有蕾丝癖好?!

Alex看出洛仙脑袋里有坏坏的玩意儿在动,被她这举动逗笑了。“你放心吧?我不是有特殊癖好的人!”

他照着洛仙的头拍了一拍,然后伸出手说:“手机拿来。”

啊,原来是想借手机打电话呢。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思想变得这么臭熏熏的,她把手机拿出来递给Alex,脸上带着愧疚和不好意思。

只见Alex按了几个号码,然后他自己的手机就响了。

原来,他想借的东西是她的联系方式。

“嗯,小朋友。对姐姐有意思哦?”洛仙看出Alex想要和自己交朋友的意思,不禁开起了玩笑。

“嘿嘿,说了有借有还嘛!看着,这是我的号码,想我了call我哦!”一边故作成熟性感地对着洛仙抛了个媚眼。“好啦,我有急事先走了哦,记得电话我哦!”

Alex对着Carly耳语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就在这时候,洛仙的手机也响了。是洛芙。

“姐,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回家呢?”声音中有些焦急的情绪。

“一个同事约我有事情。我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哦。”洛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里待得很晚了。

“现在都九点半了,你快回来哦。不要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哦!”洛芙担心地叮嘱到。

啊,糟啦,糟啦!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能忘记呢!怎么办、怎么办!“现在月亮出来了吗?”洛仙着急地问洛芙。

“已经出来一多半了呢!而且好像快要下雨了哦!”洛芙站在窗前,右手撩开窗帘。“你快点回来哦!”她再次叮嘱到。

“嗯,好的,我尽快。你叫爸妈不要担心我,我马上就回来。”

洛仙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在人间的忌讳。自从上岸以来,自己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夜。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只要一下课,她就会早早地回到家里。所以,当天上的月亮出现征兆时,也不会担心自己会显出原形,同家人在一起,所有身体上的转变都是那么的正常,不会担心被别人看到。

可是,今天她竟然出现了状况。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弄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的状况。

挂掉电话,洛仙也坐不住了。她要回家!现在就要回家!

“米俊立!”洛仙挪到米俊立身边坐下,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沈艾姚来了以后,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着他面不改色,一动不动的姿态,洛仙不禁有点害怕起来。

“我,我要回家了。你…你可不可以送送我。”洛仙极不情愿对米俊立讲这话。但是没办法,满月已经快出现了,她必须快点赶回去。而且连自己身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外面这么黑,要怎么赶回去呢!她的眼里带着热切的期盼,脸上流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听到这句话,米俊立这才缓缓转过头。他冷峻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洛仙的眼睛。“你不是和那小子聊得开心得不得了么?怎么不叫他送呢!怎么?他刚走,你现在就坐不住了?你现在追出去还来得及!”

千想万想,洛仙都没有料到米俊立会说这样的话。这是什么嘛!洛仙莫名其妙,不知道米俊立在抽什么风。她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使劲地忍着莫名而来的骂。没办法,她还是得看着米俊立安之若泰地坐在旁边,瞧着二郎腿,语速不快不慢,语气却步步紧逼。

“怎么?不说话啦?刚才不是话很多么?怎么现在哑巴啦!”刚才还沉默着,没想到现在拔毛带刺的话像连珠炮似的,一个劲地朝洛仙射去。

“你到底送不送!”洛仙忍无可忍,突然爆发,大声地朝米俊立吼道。

没想到这个咸鱼妹竟然敢当着他朋友的面朝他发镖,米俊立先是一震,然后一贯地以暴制暴。

“不送!”他摆出两个字,作出一副下了战书,看你怎样的表情。然后使劲地瞪着洛仙,密切观察她的进一步举动。

玩得正high的一伙人都被突然燃起的战火给惊吓住了。他们停止了手中的一切娱乐活动,站在原地围观着。

缓缓地,洛仙站起来。“好!不送就不送!”语气中带着绝决。说完,转身消失在门口。

 

第二十一章 他的眼神

洛仙看推迟不了,只好接过麦克风。Carly一边很high地拍手,带动大家的情绪,一边扮演着掌舵手的角色,露出圣诞老公公的亲和表情。

又是一首缠绵的情歌,悠长的前奏缓缓带入情绪。洛仙缓缓翕动双唇。

一刹那间,整个包厢的气氛完全像陷入真空一般。所有嘈杂的音素全都没有了,整个室内的空气变得纯净透明,不带半点杂质。

此刻眼前的一切声、色、物也都变得模糊暗淡。唯一存在于这个空间的,就是从她那如红色蔷薇般娇艳欲滴的双唇中,吐露出来的清幽曲调,空灵而曼妙。

凝神屏息、万籁俱寂之中,那歌声恍如从层层森林迷雾之中款款走来,逐渐变得清脆明晰。就如古树上茂蔓的常青藤,一路婉转悠扬,从沉酣的大地起拔,轻柔地攀上每一个人的脚跟,然后顺着双腿爬上腰际,再缠缠绵绵一路而上,藤蔓裹进心里,触角伸入脑里。

每一个人都进入了忘我的情境。有的微起双唇,眼神迷茫,就像独撑一只竹篙,缓缓飘荡在海天一色的苍茫里。有的神色带着淡淡的哀伤,若有所失,仿若一注清流从九霄云上倾泻而下,直落入紫气氤氲的山涧,唯留空响于耳畔。有的脸上则露出狂喜,仿佛于九月幽寒的晨雾中,直面迎来第一缕亮丽的霞光。

所有的人都陷入恍惚之中,如云游太虚,各观其见。而坐在沙发中间的那个人,则突然站起身来,缓缓走进声源。

他的眼神毫不转弯,直直地看着轻闭双眼的洛仙。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无意识的迷狂,还是下意识的迷恋。

他走进她,却并没有打扰她。他站在她的45度角方向,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只是他的眼神,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内容。

他的整个眼就像着了火一般,目光融融,却又温情脉脉,流光缱绻。仿佛是浩瀚的星辰中,最亮、最耀眼的那对双子星。它们将那永恒而执着的光投射到唯一的那个方向,那么专注,那么执着。好像除了那里,世间再也没有别处可以值得它们带着全部的精力,去凝视、去守望。

他就一动不动地,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一尊静候了千年的大理石。而他的眼神,也朝圣般地静静闪烁,好像光耀了几个世纪。

从洪荒开始,到山宇灭寂。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外面陌生的空气,如野地肆虐的军队一样入侵进来。

包厢中,刚才如水晶般凝结的空气,一下子像玻璃触地一般,破碎成渣。

门口的史竹馨一晃神,最先反应过来。

然后是Carly,他的嘴还因刚才的歌声而惊讶地张开着。

……

所有人都如美梦被突兀地打断了一般,恍然清醒过来了。洛仙的声音也随着大家突变的表情,戛然停止。

只有那个人,还依旧梦着。

“艾姚,你来啦!”史竹馨起身,把愣在门口的沈艾姚拉了进来。

不,确切说,应该是拖了进来。因为沈艾姚这刻,早已惊异失神。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愣在原地。

米俊立的脸,正好对着门口。但是现在他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门口站着的那个人。

沈艾姚看着米俊立,这个眼里除了她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的男子,此刻却如被勾魂摄魄了一般,看着别的女人。一股切入骨髓的冰冷迅速窜遍她的全身。

她有种直觉。仿佛看见他的灵魂正渐渐陷入深蓝的海水里。

史竹馨和Carly都同时注意到了现场的异样气氛。

史竹馨欲打沈艾姚的注意力,使劲地拉着她,叫她坐下。

Carly反应过来,赶紧走到前面,扯扯米俊立的手。但却毫不奏效。而沈艾姚的脸色愈加难看。

他只好攀着米俊立的肩,大声地对他吼道:“喂,哥们,沈大小姐来啦!”

此刻,旋转的镁光灯将一束强烈的光线打到洛仙身上。强光刺痛眼睛,她转过头,正迎上米俊立灼热的目光。目光交汇的那一瞬,莫名地,她感到浑身一震,心里一紧,一股火辣的颤栗顺着静脉传到她的全身。那眼神太过灼热,灼热得让她难以呼吸。

她不由得双手握紧放于胸前的麦克风。她的双手贴切地感到她的心正在剧烈的跳动。

灵魂出窍一般的米俊立,不知是在那束强光的刺激下,还是在Carly狮吼出“沈大小姐”那几个关键词的惊扰下,突然恢复了知觉和意识。

发现自己竟然离咸鱼妹这么近,而且,自己怎么回莫名其妙地走到她的面前?细一回想,刚才那游离的情绪还尚有余味,那种像淡淡的海水一样的味道的情绪。他的头猛地向后一仰。然后转身,看到了另一个惊讶。

“你怎么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表情,该做什么样的动作,显得不知所措。

沈艾姚不语。许久,她才淡淡一笑,像是说服了自己很久一样。“Carly叫我来的。”说完,她的眼神移到屏幕前方。

“哦,是啊,是啊!”Carly连连点头,“上次你说艾姚答应做女主角了,所以这次组里成员聚会,当然要叫她咯!”

Shit!这竟然是他妈的剧组聚会!我X,竟然不给我讲。要不然我也不会……

米俊立用大拇指轻轻摩擦着下巴。每次他心里有情绪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做这个招牌动作。“你他妈怎么不给我讲?!”不是责问,而是责备。

“我…” 。Carly不知道米俊立指的是自己没告诉他这是剧组的聚会,还是没告诉他沈艾姚要来。沈艾姚答应加入,这不是他告诉他的么!

沈艾姚看着洛仙,洛仙看着沈艾姚。

她的眼神很复杂,突然,一丝惊讶爬上了她的眉角。她瞪大眼睛,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这张似曾相似的脸。

洛仙也一阵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子。当他听见Carly提到“艾姚”的时候,才突然喊道:“沈艾姚?!”

她走到沈艾姚面前,微笑着的脸上掩饰不住惊讶。

沈艾姚恍然大悟。显然她也认出了面前这个人。

“我是鱼洛仙啊,好久不见,我都认不出你了!”洛仙露出开心的笑,心里却闪出一个念头。难道,米俊立到现在还对她…?米俊立这颗滥情草包,难道还有这么专情的一面?她带着像对爱偷腥的猫突然有一天发誓要吃素一般的好奇思忖着,但是胸口却突然一阵闷。

“是啊,我也差点认不出你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自从你转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你的消息。没想到今天还能够再这里遇到,真是有缘哦!”沈艾姚也是一样不温不火的客套。

她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一副姿态,看似彬彬有礼,但却难以接近。她一边保持嘴角的微笑,一边纳闷着她怎么会和米俊立这一群人在一起。

“原来你们也是同学哦?”Carly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下好了,既然都认识,沈艾姚应该不会误会,米俊立也应该不会怪他了吧。

史竹馨见自己的好友沈艾姚竟然同这个叫作洛仙的女生认识,刚才看洛仙时的复杂眼神也澄净了许多。

“洛仙,你是人吗?”Alex才从洛仙的歌声中舒醒一般,刚才的那些惊异和犀利的眼神之战完全没有在他单纯的脑袋里碾过半点痕迹。

仿佛他的世界慢了半拍似的,开始夸赞洛仙的歌声:“刚才唱得简直是太、太、太fabulous了。你是怎么唱的?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天籁。那感觉,太虚幻、飘渺,又太唯美了…哎,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Alex眼中还闪烁着惊异的光。

Maggie和Julia也赞叹起洛仙的声音来。

沈艾姚则静静地看着米俊立,好像幼儿园老师在观察犯错误的小孩子一样。

米俊立、史竹馨和Carly,则像浑身不自在似的,眸光扑朔,面面相觑。

第二十章 他的歌声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了这场生命,留下你错愕哭泣,我冰冷身体,拥抱不了你……”,Carly手拿麦克风,忘情地在前面唱着。他的音色极具磁性,低沉而饱满。

果然是音乐系出身,不仅唱功到位,而且还游刃有余。Carly一边投入情绪地演绎这首伤感的流行乐曲,一边还时不时地做着稀奇古怪的动作,完全不符合整首音乐的基调。

Maggi这位忠实的听众加观众则积极地互动着,时而听得梨花带雨,秋波暗送,时而被逗得开怀大笑,毫不拘谨。很明显,这两位小情侣正处在热恋之中!

在音乐忧的旋律蛊惑下,渐渐地,洛仙的记忆就像一颗被敲开了小洞的蛋壳。一只轻灵的小鸟振翅而起,窜入天心,飞到几千里外的那个遥远时空。而眼前这充满着甜蜜和幸福的场景,则突然变成了一幅色彩刺眼的油画,惊艳得让人晕眩。

是的,就是那个名字。那沉淀着蓝色悲哀的三个字。突然一股浓烈而刺鼻的气体,钻进她的眼里,呛得她的鼻尖陡然生出一阵酸涩。

No, no, no!洛仙赶紧使劲地摇摇头,深呼吸,用尽气力地镇压从心底冒出来的那个裹着尘埃的魅影。

“怎么啦?”Alex靠近洛仙,声音里温柔尽显。

“啊?没什么啊!你哥哥唱歌唱得太好听了,我都走神了!”脸上残留的记忆退去,强装的笑容旌旗重举。

“哦,原来是被我哥哥的声音给迷住了啊!嘿嘿,正好我唱歌也不错哦,你要不要听?”Alex露出天真的坏笑。天真得,不带一丝邪恶。

“真的么?我的耳朵可是很挑剔的哦,不知道它能不能给你打个pass!”Carly这样的歌声,在人鱼听来其实非常一般!小时候读过童话故事的人都知道,人鱼的歌声是天底下的生物所能发出的最魅惑、最天籁的嗓音。传说凡人如果听了人鱼的歌声,便会陷入迷狂,三月不醒。

洛仙之所以闻声动情,是因为那歌词。那似曾相似的歌词,撩拨起了她深掩的记忆。没想到穿越层层岁月流光,她的脑子里仍然能一字不漏地念出最后那封情书里,那个永远淡出不了的句子。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了你的生命,请不要哭泣,我的双手再也牵不了你。是我辜负了你,真的没有勇气,你对我的微笑,只能默然还给你…

“好,我这就去!你可要认真听哦!”Alex站起来,向点歌台走去。

   洛仙侧头,看见Julie正缠着米俊立对他耳语。那春光潋滟的姿态,正如四月里一蓬怒放的紫藤,开得如火如荼,香风袭人,等待着蜂蝶成群飞来。米俊立的眸色,湮没在红绿变换的灯影下。

这么暧昧的气氛,这么性感勾魂的美人。哼!恐怕此时他早已神色迷离、人性丧失了吧!洛仙把厌恶的目光移开。

一看见有人在米俊立面前搔首弄姿,她就讨厌。长得勾魂的,穿得少的她尤其讨厌。上次公司里的Sammy在米俊立面前卖弄风骚,她也来气。

每次意识到自己的愤怒时,她都告诉自己,这种情绪是有正当原因的。哪个正经女孩看见这种只要贴了个“高富帅”标签的雄性,就巴不得像520胶水一样贴上去就撕不掉的女生会不鄙视?也不管这个雄性到底是不是人。况且,米俊立帅吗?很帅吗?

“啊?是谁切了我的歌?真讨厌啦!”Julia嗲嗲的声音,连生气都这么嗲。

已经手握麦克的Alex冲着Julie媚笑,“姐姐,你就让小弟先来一曲嘛!小弟已经憋不住了!”这赫家两兄弟真是有趣。哥哥打扮得娘娘腔,弟弟真会装娘娘腔——。

一阵温暖轻快的旋律响起。哟!真是不得了。他还真要把娘娘腔装到底,竟然选了一首女声歌曲。洛仙点头一笑,同台前的Alex对视。

“都可以随便的你说的,我都愿意去,像小火车摆动的旋律。都可以是真的,你说的我都会相信,因为我完全信任你……”

洛仙心里一颤。他的歌声开始时低沉而静谧,但却一点都不悲伤,到后来时而流溢着温柔,但却一点都不轻浮。他很认真地唱着,目光专注地看向一处。洛仙也微笑着,认真地听着。

和随着音乐的附和,洛仙感觉自己就像坐一截开在原野的铁皮火车上。火车呼出的腾腾热气把空气氤氲得暖暖的,脚下一大片缤纷的花树开得正艳,她的心也跟着火车轻快的节奏而欢快地律动。

“小子,跟你哥哥学得不错哟!”Carly朝Alex竖起了大拇指。

“你弟弟可比你唱得好听多了呢!”Maggie眼睛笑成了一道弯,故意笑话她那佯怒的男友。

“嗬,Alex,I love you!”史竹馨豪放地朝着Alex大喊一声,然后低头玩弄着她的手机。

看着大伙这么给力,Alex唱得更投入了。他微微一笑,眼神又停留在右边的那个角落里。

Alex是一个很讨爱的男生。在这一群人面前,他年龄最小,长得又惊若天人,所以男女通吃,老少咸宜。男生像大哥一样照顾他,女生想象姐妹一样疼爱他。

但是在今晚,有一个人除外。

在沙发中间,米俊立一声不响地坐着。Julie一直在他耳边柔声细语地絮絮叨叨。他左手抱胸,右手支撑着下巴,看着前方,给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错,招牌动作!貌似他听得很认真哟。

歌声渐进尾声,Alex唱着“你比自己最重要!”一边眨巴眼睛,伸出食指,朝洛仙指去。

洛仙看着他可爱的表情,张嘴坏笑以示回应。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如锋利的匕首,划破这其乐融融的氛围。

“死八婆,你闭嘴好不好!”

大家惊讶的眼神齐刷刷地朝声音源看去。只见米俊立面色阴沉,旁边的Julie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娇颜暗淡。她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说错了,委屈得不住地抽泣。

旁边的史竹馨拍着Julie的肩膀安慰着她,脸上却流露出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米俊立的火爆脾气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是今天当作这么多人的面,对这个团体里的娇娇女毫不怜惜地破口大骂,大家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Julie平时也老爱黏糊着米俊立,唧唧咋咋,但是以前他不都是乐此不疲地回应了么?他就是这个脾气,爱拈花惹草,风流成性嘛!但是从来没见他这样大的反映啊,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一阵尴尬,大家都沉默了,除了收尾的音乐还在悠长地蔓延着。

“好,下一曲、下一曲。来,唱歌,该你了。”Carly打破冷如冰窖的气氛,从Alex手中接过麦克风,递到Julie面前。

Julie翘着嘴,推开麦克风,郁闷地看了他一眼,“没心情唱了”。

Carly见别人都没心情唱了似的,只好傻傻笑笑,握着麦克风,自己又高歌一曲,想把这死气沉沉的气氛提起来。

洛仙刚刚轻松起来的心情,也一下子被黑下去。没想到米俊立的臭脾气见谁都可以撒。想到自己也有过的遭遇,她不禁同情起那个Julie起来。

Carly真会煽动气氛,刚才的冰冷渐渐有了回暖的趋势。

“嗯,不用问,刚才我肯定帅呆了,对吧?”Alex笑嘻嘻地看着洛仙。

“嗯嗯”,洛仙连连点头,附和着他,“比你哥哥还酷还帅呢!”

“呵呵,我看你都被迷倒了哦!”Alex像一朵开在湖边的水仙,自恋起来。

“够了啦,可别太得意忘形了哦,当心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哦!”洛仙随口而出的玩笑话竟然给她惹了麻烦。

“你就是那山,你就是那天么?”Alex大有想把洛仙拖去前面的意思。

洛仙警觉,赶紧推辞说:“我没说我自己啦,不要打我注意哦!”

Carly以为有人站起来响应他的号召,正合他意,于是一把拉过洛仙,带着她唱起来。

史竹馨拿着手机,一个劲地发着短信。

米俊立则仍然拉长着脸,好像别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第十九章 KTV包厢

洛仙默默地跟在米俊立身后。他们来到二楼,穿过曲折而安静的走廊。走廊内灯光暖黄,地面上铺着绿色地毯,这种色调搭配给人一种清新而温暖的感觉。

快到走廊的尽头,米俊立停了下来。他直接推开门,然后转身看了一眼洛仙便走了进去。门一开,里面嘈杂的说笑和异常洪亮的音乐声便如一片齐发的利剑一般,向洛仙的耳朵冲刺过来。她眉峰微蹙,不由得把头侧向一边。

“进来啊,怎么还不进来?”米俊立早已经扎到沙发上的美人儿堆里去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到哪儿都是这幅偷腥不怕腻的德性。洛仙面露鄙夷之色,但是鉴于里边还有那么多陌生人,于是就收敛起来。

她怯生生地走进屋里,关上门。室内的旋灯把整个屋子射得向疯魔一般。借着不断变幻的色调,洛仙隐约看见沙发上坐着两男三女,当然米俊立除外。

紧靠着米俊立左右搔首弄姿的三名女子,看上去都很性感妩媚的样子。在这样一群人面前,洛仙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往哪儿钻。

看来,米俊立身边是没空位了。哼,想什么呢!有位置也应该离他远远的。洛仙迅速扫视了一边,嗯,沙发最右边还有好宽的位置。更主要的是,坐在那里的是一名看起来还算正常的年轻男子。洛仙赶紧快步走过去。

在此期间,另一名男子Gay样打扮的男子和其他的女子们,不知何故都齐刷刷地看着洛仙,眼神里带着或惊恐、或愤怒的表情。

“嗯…,这…这位是…是…谁啊?”,Gay样男子打量着洛仙,然后转过头结结巴巴地问米俊立。

米俊立掏出一支烟,旁边的刚刚还使劲地瞪着洛仙的女子见势,则马上拾起玻璃茶几上的打火机,妩媚柔情、嗲声嗲气地对米俊立说:“来,米少,我给你点火。”

米俊立挡开此女款款伸来的手,抢过她手中的打火机,一边漫不经心地对这个Gay男说:“她呀…”他用嘴叼着烟,将烟的一头伸向窜起的火苗。等烟点着了,他才继续说道:“他就是我一下属。”

又是这种怠慢的语气!坐在黑暗的角落里,洛仙觉得特别地委屈。既然是他把自己硬拉着带到这么多人面前,怎么现在又把她当空气。不仅自己忽略她,当她不存在,这语气像是招呼他的那些朋友们也不要理她,把她当空气一般。洛仙低着头,她紧攥的拳头把棉质的碎花连衣裙捏得皱成了一团。

米俊立这冷若冰霜的语气真见效。刚才那口吃结巴的Gay男现在说话也利索了,刚才双眼无神、目光呆滞、脸部肌肉抽搐的美女们,现在眼睛也闪亮闪亮的,脸上又挂满了三月桃花了。

“哦,呵呵,这样啊!我就说嘛…,呵呵”。Gay男傻笑。

“哎哟,米少,是你的下属,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呢!”刚才那位向米俊立献媚的女子尖着细嗓子,危险解除,语气里开始带着不屑。

“是啊,米少!”另一女子声音也极其温柔。

“她叫鱼洛仙。”米俊立指着黑暗里的洛仙,对他们说道。但是却丝毫没有要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洛仙的意思。

沉默两秒,洛仙旁边的男子突然开口,自我介绍到:“哦,洛仙,名字真特别。我叫赫亚力,你也可以叫我Alex。”说着,他把手伸向洛仙。

啊?洛仙眼看是要跟自己握手的意思,她迟疑地伸出自己的手。这还是第一次和男生握手呢!哇,他的手真细…

“我叫Carly,赫亚圣,听名字你也知道我俩的关系啦!没错,我是他哥哥。”Gay样打扮的男子一只手搭在Alex肩上,笑着对洛仙说。仔细一看,他的打扮和他那健壮的体型还真不搭调。

“嗯,我是Maggie,Carly的女朋友。”哦,原来这位是Carly的女友。还以为又是冲着米俊立扑去的呢。看来是自己算错了。洛仙心想。

看着从右到左依次都自我介绍了,献媚女扭了扭凹凸有致的身体说:“嗯…我是Julie,米少的同学。你是米少的下属啊?是秘书么?”说完还在米俊立身边蹭了蹭。只见米俊立则往Maggie身边挪了挪。

“我不是他的秘书。”出来混,洛仙知道“秘书”这个词儿代表什么样的含义。

“我叫史竹馨。”女子一双凤眼微笑着说,眼睛却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洛仙。

洛仙站起来,微笑向大家问好。然后这群人又陷入他们的狂欢去了。有的抢麦克风,有的在前面狂舞,有的则嬉笑打闹,根本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叫作“洛仙”的人。

只有一个人除外。

“你已经工作了么?”洛仙旁边的小男孩问,带着稍显腼腆的微笑。

说他小男孩,是因为他看起来特别稚嫩阳光。同米俊立比起来,简直是强烈的对照,一个像来自地狱的恶魔,另一个则是挥着白色羽翅的天使。

“哦?怎么这么问呢?我看上去很老么?”洛仙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她感激这个看到她存在的男孩,于是心情好了许多。

“呵呵,就是因为你看起来很年轻,所以我才问的啊!”Alex被洛仙可爱的表情和调皮的回答逗笑了,自在了许多。

“嗯…你猜得对,也猜得不对。”洛仙两眉柳叶微耸,嘴巴却是弯弯的弧度。

这个女孩儿真卡哇伊!面部表情也忒丰富了吧!

“哪部分对,哪部分不对呢?”Alex看着洛仙,好奇地问道。

“我是工作了,但是又没有工作。实习算工作么?暂时的工作。不知道算不算是工作。”洛仙理论到,像是在自己同自己辩护。

Alex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个掰着手指的女孩儿。

“还有呢,就是我老,也不老。和公园长椅上的老爷爷老奶奶比起来,我还很年轻。但是呢,在有的人面前,我又很老。”洛仙在逗Alex,就像她逗敏婷一样。

“比如我么?”Alex用手指着自己,笑嘻嘻地看着洛仙。

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两句就聊欢了。他们没有注意到,前方拿着麦克风的那个人正看着他们,眼神凛冽如刀锋。

第十八章 充数的角色

洛仙被塞进后坐,问米俊立到底要去哪里。

米俊立发动引擎,瞟了一眼中后视镜中的洛仙,冷淡地说:“去唱歌。”

“什么?唱歌?我没听错吧?”

洛仙刚瞪大了圆眼,嘴唇的形状还没变幻成O型,米俊立就打击她道:“别那么开心,我才不会请你呢!你只是个充数的角儿!”

什么?充数的角儿?洛仙顿时气得像一只吹胀了的气球,只要针尖一碰,就会嘭的一声爆炸。什么时候自己变成米俊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利用完了就蹬开的烂皮球了?

她阴郁着脸。心里的憋屈和愤怒混合在一起,她的胃如翻江倒海般难受。 “我要下车,快点,我要下车。” 她用力地拍打着紧紧锁上的车门。

“下什么下,还没到呢!”米俊立一点都没有理会洛仙语气中的气愤,继续装懵。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还打开音乐,自顾自地跟着旋律哼起了小调。

“米俊立!米俊立!”洛仙只得大吼,摇滚乐的嘈杂震颤完全淹没了她的呼喊。

“米俊立!”洛仙最后发镖,往前伸手使劲地扯住米俊立弄成爆炸式的头发。

“啊,啊…”米俊立的头皮被突然伸出的利抓扯得生疼,痛得直叫。他手一晃,突然脱离了方向盘,车以急速朝路边撞去。
“啊…”

 “啊…”

米俊立和洛仙都惊惶失措地尖叫起来。一紧张,洛仙揪着头发的手就抓得更紧了。而米俊立就叫得更大声了。

“啊!快,快!快开车啊!”

“啊!你抓着我的头发,我怎么开啊!”米俊立的双手牢牢地抱着自己的头。

洛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抓得太紧、太用力了,赶紧松手。

“死女人!你想找死啊!你想死就自已一个人到边上去死,干嘛还想拉个人陪葬啊!”这时,怒不可遏的是米俊立。

高中起,米俊立就开始开着老妈的车到处撞悠,现在技术至少也到赛车手级别了。从来都没有出过纰漏的他,没想到今天竟然差点撞上阎王爷。向来怕死怕疼的米俊立,这时脸已经吓得铁青。

洛仙知道自己可能真的做得过分了,开始有些内疚加心虚。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啊,虽然自己的性命不值钱,早死一天、两天,又有何关系?

“谁叫你不停车。”洛仙弱弱地说,现在真的像一只泻了气的皮球呢!但是米俊立仍然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洛仙无奈,怎么办呢?现在不能硬来。幸好她脑子一转,找到了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

“你交代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我才不想做一名不合格的实习生呢!明天你就要看了,可是我还没做完。我得赶紧回去赶完才行。”洛仙一脸诚恳、敬业的表情。

“那个啊…”,米俊立想了想,才记起咸鱼妹指的是JFK的那个项目。自己故意整她,没想到这个咸鱼妹还干得兢兢业业呢!

是的,即使洛仙上刀山、下火海完成任务,他也不会看的。这个米俊立很坏,真的很坏!

“叫你明天拿给我,又没让你今晚拿给我。”米俊立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丝毫都没有打算给洛仙留半点喘息的机会。

“……”洛仙无语,刚泄气的皮球又鼓得硬邦邦的了。她吹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我昨天晚上赶了整个晚上,你不会是想我今天晚上又睡不成吧?”

洛仙看着前面米俊立的背影。背影被座椅遮住大部分,在渐渐浓郁的夜色下,隐约露出四分之一的轮廓。挺拔的鼻梁硬朗而干净,瘦削的脸有着好看的曲线。

她第一次这样子认真看他,虽然本意是鄙视、憎恨加诅咒,但是现在竟然、有一丝震颤从心底悄然地冒出来,辐射至整个体内。

这种感觉,时曾相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洛仙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她赶紧收回眼神,车厢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但是米俊立却仍然无动于衷,鼻子不灵敏的他哪里闻得到空气中异样的味道。是的,他看不到她的,他只把她踩在自己的脚下,让她湮埋在自己黏稠的阴影里。他对她只有捉弄的乐趣,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良久,米俊立才懒懒地回答道:“我管你睡不睡,我只管明天手上拿到文案。”

不想再继续挣扎让米俊立放她下车,她只管埋头跟他走罢!话说得越少,被伤害得就越少。和他斗嘴,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一种乐趣。

洛仙不语了。米俊立也不说话,继续听着他的音乐,哼着他的小调。车拐了几个弯,开始沿着上山的道路行驶。洛仙侧头看着窗外,突然发现远处的灯光越来越稀了。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看来他们来的地方有点远了。洛仙不禁担心到,“我们要去哪里?怎么感觉很远呢?”

“马上就到了。”米俊立没有回答她的话。

再一个转弯,面前突然显现一栋灯火辉煌的豪华山庄。车就在这里停下了。

“下车”。米俊立的语气仍然不带一丝热气。

怎么就这么奇怪,他不一直都被冠名为“花心情圣”、见一个爱一个的么?连Sammy那种老女人,他都来者不拒,怎么对洛仙这个正值青春亮丽的女孩子却丝毫都不热情,反而三番五次地捉弄、折磨呢?

真是搞不懂。难道是我们的洛仙,小小美人鱼不够有诱惑力,对不上米俊立的胃么?还是,就像这世界上有沈艾姚一样他追不到的女生一样,也有像鱼洛仙一样让他忍不住想捉弄的女生。

米俊立有想过这个问题吗?当洛仙这么一个天生丽质、肤如凝脂、明媚妖娆、耀如春华的芳龄女子杵在他面前,他就舍得一次又一次地戏弄她、折磨她?还是,他根本就没想过。只是每次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时,他的心里就莫名地升腾起一种快感。那种快感是任凭摸多少女人的大腿都得不来的!

洛仙下车,跟在米俊立屁股后面。走进大厅,一个服务员笑脸盈盈地迎了上来:“先生,您好!”

还没等服务员说完,米俊立做了个stop的姿势,说:“我们找人”。然后自己大步地顺着楼梯上去了,洛仙也只得使劲地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