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3月

第三十章 三个人的约会(2)

一大早,洛仙和洛芙就起了床,忙着准备出行。洛芙最开心了,她喜欢热闹,喜欢欢笑。虽然在水族馆里工作,人流熙攘,但是多半时间她只有隔着玻璃,在水中看着的份。玻璃外的笑声她听不见,她只能看着他们的笑脸。这次和人类一起去玩,她激动得向一只麻鱼。

如约来到爱地广场,洛仙远远地看见敏婷和一名男子已经侯着了。

“哎,姐。敏婷在那边。咦,旁边那个肯定是她的表哥咯。看背影,就那么帅气,不知道真面目是什么样的。”洛芙背着橘色双肩包,像一团开得耀眼的向日葵。

“到底有多美,看了才知道。不过,听敏婷说她表哥可不是虚有其表哦,人家还是国外一所大学的高材生呢。”

“管他高材不高材,在我看来,脸蛋好看才行。”

“你不是不喜欢人的么。你不是喜欢海豚的么!”

敏婷看到洛仙洛芙两姐妹,朝她们使劲地挥手。旁边的杜羽文也转过来,看着迎面而来的一对漂亮女孩。

“哎呀,好啦,好啦,人家看过来了。嘘!”洛芙拉扯着洛仙的衣袖。

“快来,表哥,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的同学兼好朋友洛仙…”

洛仙走近的那一刹那,杜羽文的表情僵住了。像是吃惊,难以置信,又像是不知所措。脑袋犹如霹雳划过,“嗡”声响作一团。血液凝固,心跳停止,神经紧绷得像满弓的弦,只有一丝风动就会让弦断裂一般。

眼前这个女孩怎么和当初的她那么相像,不仅神似,而且形更似。她穿着蓝色的长裙,头发波浪般柔顺地卷曲,和小时候的她就是一个人啊!

洛仙!她的名字叫洛仙!不,不可能吧!是他听错了吗?她叫洛仙,洛仙啊。他的唇色发白,白净的脸上神情呆滞,但是眼神里却透露出压抑不住的炽热。

洛仙也一脸惊疑,正纳闷着这不是早上自己从海里救起来的那个人么?

“洛仙,洛芙,这就是我的表哥,杜羽文…”

杜羽文?!洛仙的瞳孔一下子放大,沸腾的血液如同滚烫的岩浆,向心脏中心区域迅速窜流而去。这个名字在她的脑袋里一遍一遍地回响,就像寒山中,有谁意外地猛击了那口古钟,顿时交响回荡,声浪充斥着她的脑子,让她不能思考,不能呼吸,几乎昏厥过去。

他的目光毫不转弯,丝毫不移地看着洛仙,好像那里埋藏着他寻觅千年的宝藏。当他的目光同她的眼神交会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疑问和悬念瞬时如冰残破。他从她慌乱、激动和逃离的目光中,寻求到了答案。

他的喉咙如火燎般灼热,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心跳却意外地清晰,好像它脉动的节奏已经穿透他的五脏,所有人都听得到此时它所受到的冲击。

“表哥,表哥,洛芙给你打招呼呢!”敏婷奇怪地看着杜羽文痴呆的模样,感到尴尬至极。

洛芙绽放如向日葵的笑容也萎缩成了一脸错愕,心里嘀咕着这就是“高材”,一见着我姐的娇妍就这般钝懦?

是的。他还恍如梦游般,听不到旁人的呼唤。只是看着她的眼,好像那里就是他生命的初始,那里就是他此生的终结。除此之外,他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洛芙偷笑着转过去看洛仙,发现洛仙好像浑身不自在似的,估计是被敏婷的花痴表哥看得不好意思了。她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一边径直站到洛仙面前,像抽刀断流水一般,截断了杜羽文的灼灼目光。

杜羽文这才回过神来,洛仙也神色尴尬地退到一边。

“你好,我叫洛芙。”洛仙面含诡谲之色,笑嘻嘻地看着杜羽文,“你就是敏婷的表哥哦!”

“嗯,是,是啊。”他看着鬼灵精般的洛芙,紧张的心情还未得到缓解。“原来你…你就是洛仙的妹妹啊。”

这个回答似乎话里有话,什么叫“原来”?难道你听说过我?洛芙心想到。嗯,可能是敏婷跟他讲过吧!

看着表哥杜羽文恢复了正常,敏婷拉着站在旁边的洛仙,玩笑似地说道:“怎么样?我表哥不错吧!”又像想要得到洛仙的认可。

敏婷只顾着开心,并没有注意到洛仙脸上的不自在。或许,是洛仙太过辛苦地克制自己吧!

怎么样?让我说什么好呢?洛仙心中苦笑到。他是她的第一眼,再也忘不掉的那一眼。说好了要忘掉,所以她逃离。可是她怎么也忘不掉,忘掉是只有去到没有他的地方,才能有希望完成的艰巨任务。

但是,为什么,当心中的伤渐渐愈合,他又出现。这么戏剧化地,突然出现在海里,又突然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用那咄咄逼人的眼神,搜刮着她的灵魂,俘虏了她这么多年来,日夜精心堆砌的防御堡垒。

为什么么要让她救他?如果不救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看见他了?已经失去理智的洛仙在心里激烈地抗争着遇见他这个事实。

他不错?她不想承认。因为那是一个诅咒,只要一承认,她便向他屈服了。她也不再需要他,从他的眼里会流出什么样的眼泪?鳄鱼的眼泪!宁可消失,也决不会乞怜。

“咦,怎么啦?”敏婷见洛仙没有反映,拉着她的手,“啊,你的手怎么这么烫啊?”

敏婷惊讶的声音吸引了另外两人。洛芙伸手摸摸姐姐洛仙的额头,“是啊,姐你怎么啦?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

所有人全都看着洛仙,她显得不知所措。其实让她不知所措的,是他的眼神。那一双忧郁的眸子里,装着担心和关心的神情,就像碗中的水,满得已经快溢出来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淋了点雨。没事,一点都不严重。好啦,别说啦,我们走吧。”洛仙不想继续忍受某个人的目光,只好随便找个话题。她也不知道,和这个人一起,要怎么度过今天漫长的一天。

“你确定么?”洛芙和敏婷都关切到,完全没有对洛仙和杜羽文的怪异提出质疑。

“当然确定。”洛仙点点头,拉了一下背包的肩带,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们就出发吧!”洛芙兴高采烈地吼道。

可是,杜羽文却站着不动,他好像有话要说。

 

 

第二十九章 三个人的约会(1)

米俊立奔到车里,关上车门,想着要不要给咸鱼妹打电话。打,或者不打,他都纠结得无法自拔。假设她还活着,打了,那是不是让她觉得自己在关心她呢?所以不行。不打,所以是好的。假设她出事了,打了,自己不就自投罗网了么?不打,那心里还是会一直惴惴不安啊。

通过推理,得出,还是不打吧。先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于是,他还是决定再回公司看她回来了没有。

走进公司,洛仙的位置空着。桌上的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很难辨别她来过没有。他心里焦急如焚,沉着脸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Sammy抱着文件,正在同其他同事聊天。看见米俊立今天已经来来回回四、五次了,不觉有点反常。

说不定她去上厕所了呢!这个咸鱼妹喜欢喝咖啡,肯定尿频。但是他的自我安慰却一点都不奏效。他走到窗前,不停地望着外面洛仙的位置。

可是在百叶窗边站了好久,都看不见他要找的那个身影。“啊…”他一阵愤怒,抓着自己的头发,“你死到哪儿去了!”。

米俊立踱到座椅上,拿出手机,想给Carly打个电话,寻求慰借。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Jean走进来,看着米俊立,眼色里飘过一丝厌恶。但是她很快地把这种危险的个人情绪压制了下去。

米俊立烫染成红色的卷发,在刚才他的双手一阵狂抓后,变得更加张牙舞爪。可是他却全然不知。

“这是上次你交代鱼洛仙做的策划。她已经做好了。”她把文件递给他。

“什么?”米俊立突然来了精神,“什么时候给你的?”

“就刚才。”从颓废如虫到振奋如龙的转变仅在一秒之间,果真是毫不正经、肆意妄为的纨绔子弟,Jean暗想到。

“哦,好,你出去吧。”他抢过文件,眼睛睁得如同鼓鼓的鱼眼,就像鱼洛仙死而复生站在他面前向他索魂一般。

Jean走之前,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地说:“副总监,你的…头发。”

米俊立眯着眼看着Jean,还是不明所以。然后他对着面前待机的电脑屏幕照了一下,才赶紧用手压了压飞肆的卷毛。

 

风暴之后,天空湛蓝如洗。隔着空气,远处的景致尽收眼底。俯瞰闹市,一根根蛛网似的道路将城市分成方形的格局,流动的蛛网四面八方环绕着稳坐如山的建筑物,一静一动,演绎着现代城市的翕合。

随着天气的转暖,人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站在山庄的阳台上,卢善兮握着手机,看着山下城市的缩影,眼里有一股光芒在闪烁。

她思考的样子,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就像威风凛凛的常胜将军,站在军图前肆无忌惮地张扬着霸气。

果然,手机的铃声响起,就像战地的号角昭示着胜利。她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但却没带一点惊奇。就像她有魔法女巫的预知能力。

“喂?”她声音甜美,和她刚才显露出的气质很不匹配。

“你好,请问是卢善兮小姐吗?”

“是的。你是杜羽文吗?”

杜羽文心中一颤,热血一腾。没想到她竟然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是在等他的电话吗?她怎么会知道他记住了她的号码?她怎么知道这个陌生的号码是他打来的呢?难道她有那么敏锐的听觉,可以辨别他的声音?

“奇怪,你怎么知道是我呢?”他对这个称自己为“美人鱼”的女生的好奇心更加浓厚了。

“因为我知道。” 这种答非所问,云里雾里的表达是她的专长。卢善兮脸上一抹满意的浅笑。

这个回答让杜羽文不知所措地笑了。他的左手摆弄着一个粉红色的模型,海贼王中的人鱼公主白星。没想到,这个沉郁稳重的杜羽文还有如此粉红的童梦。

“嗯…我在想,你救了我。所以我想感谢你。不知道…你有不有时间呢?”这种吞吞吐吐,口干舌燥的表现,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征兆。

如石落地一般,卢善兮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虽然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听到他的邀请,她的心里还是泛起了水花。“当然有时间,什么时候都可以。”

她毫不犹豫的爽快接受,突然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type的女孩子,一向不是他所钟情的。不过,他很快从这种胡思乱想中抽离出来。邀请她应该对别人的救命之恩表示感激,怎么什么时候自己的脑子里装满了这么多淫乱的垃圾。不应该,不应该!在这个水晶制的人鱼白星面前,他对自己的肮脏思想表示很惭愧。

“那我们明天见哦。”他挂掉电话,看着捧在双手的水晶白星,眼眸里折射出熠动的光,就如满月的大海上,锦鳞浮动的波光。

 

下班后回到家,敏婷就直接冲进杜羽文的房间。“表哥,表哥。”

“我在这啦!”杜羽文正伏案研究者《西方建筑美学史》,听到轻快的脚步声,他就知道是敏婷回来了。

他摘下黑框眼镜,敏婷已经伏到他身边了。“怎么啦?”

“表哥,明天周末了,我带你去玩吧!”她神采飞扬,好像有什么惊喜要送给表哥似的。

“哦?”想到已经约了救命恩人卢善兮,杜羽文摸摸后脑勺,迟疑了一下。

“怎么?你不想去?”敏婷了解他的表哥,当然也了解他迟疑时候的肢体动作。但是对于原因是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嗯…不,当然想去啦。只是我约了其他的人。”

“什么,约了其他的人?是谁啊?”一丝失落的和不快情绪陡然爬上心头。表哥刚回来,会约谁呢!

“今天早上在海边遇到一个女孩儿,她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想感谢她呢。”杜羽文没有说自己不小心踩滑了溺水的事情,害怕敏婷一家担心。

“哦,这样啊。那没关系啊,我们可以一起玩嘛。反正我也叫了朋友,大家在一起才热闹嘛!”她露出天真开心的笑容,看着杜羽文,那眼神不容许他拒绝。

“好吧!这样正好!”杜羽文找不到理由拒绝,况且为何要拒绝?

这招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么轻易地就将这个陌生女子纳入她的监视之内,敏婷窃喜心中的小算盘。

晚上睡觉前,洛仙来了电话,把第二天的行程和安排给敏婷讲了一遍。敏婷对洛仙姐妹的计划很满意。这样,就等着第二天的到来了。

第二十八章 冲动是魔鬼

整理好文件,洛仙终于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自己害怕他,而是要让他羞愧、脸红、无地自容。现在已经做好了,就等着米俊立回来交给他了。她坐在椅子上,不知不觉,脑子开始想着早上救起来的那个人。

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和她认识的那个人那么神似,而且看起来也是相仿的年纪。如果真的再让她见到他,她会怎么样呢?恨他,怨他,还是管不住自己,继续沉沦其中?不知道现在的他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样的事情,身边会不会多了一个倩影,让他不求全身而退、毫不保留地付出的人?

越想越难过,她的脸对着桌前的那盆俄罗斯吊兰,眼睛却看到了这个世界以外。

"喂!"敏婷从身后拍了一下洛仙,"你怎么啦?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呢?早上来了,穿着脏兮兮的鞋子,衣服也是昨天的衣服!"敏婷满脸疑惑地打量着洛仙。

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洛仙看着敏婷,"我早上从海里救起来一个人,那个人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很像,所以就觉得很奇怪!"

"哦?"敏婷变得饶有兴趣起来。"难怪呢,身上这么狼狈,原来是美女救英雄去了啊!怎么样,快给我讲讲,是不是从海底捞起来过帅哥啊?"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的啊,纯情小淑女?你不是有了表哥了么?"

"什么呀,我可是为你算计着呢。要是个人鱼王子的话,那不是忒浪漫啊!"

"你个头啊,人鱼王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鱼的么?"敏婷突然提到"人鱼",洛仙吓了一大跳。自己应该没有暴露身份吧,还是,她只是个爱做童话梦的小女孩?

"我真希望有啊,多么美的童话啊!每个女孩子都会做这样的梦吧!"

还好,是个天真的小姑娘。不对任何人类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是她的原则。反正即将在不久的将来消失在着这个世界,所以就悄悄地走吧!

"管他是不是人鱼王子,今晚我们一起去见人类的王子吧!呵呵!"看来杜羽文在敏婷的心里已经完美到了极致,就像一颗耀眼的巨星。如果那一天这颗巨星照耀别人去了,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和反应呢?

"你要介绍你表哥给我认识?"洛仙吃惊地瞪大眼睛。

"明天不是周末吗?你,洛芙,我,还有我表哥,我们一起去玩吧!"孤独惯了的敏婷也希望能够群聚狂欢一回。"不过,你一定要想出好玩点的招儿哦!"

"呵呵,好吧,这事儿交给我和我妹吧!保证明天你的表哥玩得happy new year!"

"那就说定了哦!"敏婷开心得合不拢嘴,她不知道,让她合不拢嘴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好了,不和你说啦。等我把那个策划案拿给Jean,我们就可以去吃午饭啦。"

Jean接过文件,眼神似乎有些惊讶。她翻开蓝色的文件夹,迅速地浏览了一遍内容。文件背后,她嘴角的肌肉轻轻上提。

"行了,你下去吧。我会给副总监过目的。"

给副总监过目?切!恐怕他一个字都看不懂吧。什么时候见他正而八经过?洛仙不禁撇撇嘴。

"对了,提醒一下你,在这个公司离两个人远一点。Sammy的作风我想你已经领教过了,要是有谁挡她的道,她决不会罢休的。还有我们的副总监,迟早是要接管公司的。所以身边的蝴蝶满天飞。但是我好意提醒,希望你不要做一只像某人那样的花蝴蝶"。

听到这话洛仙很震惊。这个Jean平时像一台古板正经的传递机器,没想到还挺有人情味儿的。作为公司的员工,能冒公司大不韪提点一个与她毫不相干、刚来没多久的实习生,她的心里非常感激。

"谢谢你的好意。我会注意的。"说完,洛仙带上门出去了。

杜羽文回到邹家,在房间里逗宠物狗的舅妈看见他这身狼狈,吃惊地看着他,心疼问到:“怎么啦,羽文?”

“没事,舅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舅妈不禁笑出声来,“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走路还摔跤啊!过来让舅妈看看,有没有伤着?”说着,把那只白色萨默放在宽大的沙发上,挥手示意让外侄过来。

“没事,舅妈。一点都没受伤。我上楼洗洗,待会再下来陪你哦。”

不过见他没什么大碍,心情竟然很好的样子,敏婷妈妈也就没再多说。

浴室里蒸气腾腾,杜羽文解开上衣,衬衣上沾满了沙粒,还带着淡淡的海草味儿。这股味道又将他拉入神志模糊时的海底。在氤氲的水汽中,那一眼又浮现在他的眼前。柔软的黑发,紧闭的双眼,浓黑细长的睫毛,闭着眼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见眉间那颗秀美的小痣。还有柔软的、吐着香气的唇。

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脑海怎么也勾勒不出上岸后的卢善兮的样子。他不知道她的睫毛是不是浓黑细长,眉间是不是有颗细雨点般大的褐色痣,也不知道她的头发是不是黑色的。唯一让他记得深刻的,是她说的“美人鱼”那三个字。

你在干什么?杜羽文?为什么对这三个字这么敏感?难道又在想她了么?

看来他真的是低估了初恋的力量。纵使怎么刻意去忘记,去投入另一件事情。时隔八年只要清风扬起,时间的尘埃就会如溃败的军队,一路撤离。记忆石上,它的印记还是那么明晰。

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下,他竟然记起了沙滩上的那串数字。然后,走出浴室,拨通了那个号码。

第二十七章遗失的珍珠耳环

学生工作室,Carly在忙着整理他的音乐剧文件。米俊立一直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让他分神。

"哥们,你今天怎么啦?"他脑子一动,坏笑地看着米俊立。他正拿着手机反复拨弄。"哦,我知道了!"他对自己的猜测自信满满,"在犹豫要不要给她打电话哦。看来昨天晚上回去后有故事哦!"说着,他拍拍米俊立的肩膀,带着祝福的微笑。

"你在说什么啊!"米俊立心不在焉地Carly没来由的话。

"昨天晚上还不明显吗?想约她就约吧!"他把厚厚的一叠稿件放在箱子里。

"谁呀,你在说谁呀?"显然Carly和米俊立的思想上有出入。

"昨天晚上她都主动要做你的车,自己的车都扔一边去了。那不是很明显的暗示么!这么多年,哥们都被你感动哭了好几回了。看来女人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敌不过咋们男人的连环炮啊!你真是我们男人中的楷模!"说着,又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语重心长的模样。

原来Carly说的是沈艾姚,米俊立摔开他的手。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快打吧,哥们挺你!不过话说,她怎么有这么大的转变啊,你出了什么招?让我猜猜。"Carly是男人中的三八,头脑灵光,好奇心强。"嗯,嗯…,原来你昨晚你是故意把你那初中同学叫来的啊!"他像突然参透天机一样,点点头。

"出这招,用心险恶啊…不过你那同学,是叫鱼洛仙吧?她知道你的阴谋么?"Carly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想要知道米俊立所有的计谋,干脆放下手里的活,坐在椅子上看着米俊立,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哎呀,你在瞎扯什么呀!"看着Carly越来越啰嗦,越说越离谱,他不耐烦起来,拿起桌上的书朝他头顶盖过去。

从昨晚到现在,他脑子里全部都是鱼洛仙。自从昨天晚上跳下山去寻她未果,他就一直这样,烦躁,坐立不安。拨她的电话也没人接听,今天早上一大早跑去公司,直到中午了都不见人影。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越想心越乱。人是他带走的,但是他却拒绝带她回去。让她一个人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回去她认识路吗?山上那么黑,她又骑着脚踏车。该死!这年头谁还整天骑个脚踏车东奔西跑的。提起她的脚踏车他就来气。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回家。昨夜雨那么大,她又没有雨伞,会不会被洪水冲走啊!想到这里,他心里更焦急了。

他忽然一把抓住Carly的手,认真地看着他说:"昨晚雨那么大,会不会有可能把人冲走?"

Carly不明白怎么米俊立会突然问起这个,奇怪地还没反应过来。米俊立又问道:"今天早上新闻里面有没有报道人口失踪啊?"神情紧张而不安。

被米俊立的手捏得生疼,Carly大叫起来,"哎哟喂,哥们,你别再用力啦,我的手,手!"

Carly的大叫让米俊立回过神来,他赶紧放开他的手。是他身体异常强壮,还是神经太过紧张,他的手力竟然大到可以让一个男人的手粉碎。

"奇怪,你怎么突然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新闻时政啦?"Carly一遍甩着手,一遍看着他。突然他想到昨晚的暴雨,他一阵惊狂,"啊,难道昨天晚上沈艾姚半路下车啦?你们又吵架啦?"以为沈艾姚失踪了的Carly用手使劲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哎呀,不是啦。是那个咸鱼妹,鱼洛仙!"米俊立终于说了出来。

"鱼洛仙?"Carly这才记起来昨天晚上鱼洛仙是一个人回家的。当他知道了她的交通工具,他的嘴巴张得更大啦,"什么?那么远,她一个人骑自行车回去?你明知道她骑车回去,干嘛还不送她回家啊?昨晚雨那么大,肯定会出事的啦。"

Carly不禁担心起来,除了沈艾姚之外,米俊立身边的女生总是受苦受难,命途多舛的。他开始责怪米俊立的冷血起来。"就算你再怎么爱沈艾姚爱得要死,也不能拿别人的生命来冒险。大老远的被你弄过来,利用完了,达到你的目的了,美人坐进你的香车了,你就一脚把人家撇得远远的"虽然和洛仙只是萍水相逢,但涉及到一些原则性的问题,Carly还算得上是满腔燃烧着正义热血的男儿。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同米俊立这种人交上朋友的。

听着朋友的数落,米俊立也没反击,他有些心虚。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他不想自己的双手就这样染上血腥。"我怎么知道昨晚会有暴雨的嘛。"

"还说什么,赶快想办法去找她啊。"Carly催促着米俊立。

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Carly走过去打开门。沈艾姚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着站在门口。

今天她穿着一袭浅咖色打底长裙,外套一件白色镂空针织衫,样子清新可人,不像以前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Carly眼前一亮,感觉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更加坚信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有了转变。

米俊立拿着手机,临窗而立。似乎没有觉察到有人进来。

"米少,快过来。沈大小姐来啦。"Carly笑嘻嘻地对着米俊立喊道。

手指还没按下拨号键,听到沈艾姚的声音。他立刻转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神色有一丝慌乱。

"哦,你来啦!"他看着她,皮笑肉不笑。

"是啊,Carly叫我过来看看剧本。"她坐下,把包放在腿上。

Carly从箱子里抽出一份资料,察看了一下,递给她。"有我们的沈大小姐出马,这次我们肯定一鸣惊人,一炮而红。我对这次演出是信心满满啊!"

相貌出众,身材妖娆的沈艾姚是舞蹈系公认的系花。从小就有几分舞蹈天资的她加上勤奋努力,在东海及第大学的整个舞蹈界算得上驰骋风云的人物。每次的校内外各种舞蹈比赛上,她都是最亮眼的那颗星,因此理所当然成了全校男生追捧的对象。只是她从来都不把全校的男生放在眼里。当男生们热血澎湃地送上肉麻的情书和火一样的玫瑰时,她总是冷漠得犹如南极冰山一样,看都不看,一把把情书揉成垃圾,把花扔进垃圾桶里。像米俊立这样高富帅的追求者,也仅仅是凭着他近水楼台的初中同学身份,和八年的持久耐力,才得以获得她一点点的慈悲之心,能有机会偶尔在她眼前晃一晃。因此,Carly一定要利用好米俊立这个人脉,为自己的收视率打好基础。

听到Carly的赞扬,沈艾姚只是淡淡一笑。这样的溢美之词,恐怕她早就听得耳朵起茧了吧。随后,她轻轻缕缕耳畔闪着光泽的棕褐色头发,转过去看着米俊立说:"昨天晚上我好像把东西落在你车里了,你有没有看见?"

"是么?我没有看见耶。掉什么啦?"米俊立惊讶自己怎么没有发现。

"哦,是一只耳环。银白色的。如果你找到了,下午送给我哦。"沈艾姚竟然毫不客气地让米俊立去找她,这不是明摆着让他送上门去吗?

"嗯,哦?"米俊立好像神不守舍,又像若有所思。

"怎么晚上有事?"看着米俊立犹豫的样子,她赶紧问道,眉头不禁微微一蹙。

一旁的Carly赶紧伸出手拍了拍米俊立,抢着说道,"晚上本来我们约了的。不过这样子的话,我就把他让给你吧!"

米俊立意会了这一掌,说道:"好吧。没问题。五点半去找你吧。"

"Ok,那我走咯!"说着,沈艾姚便离开,直接去了她的舞蹈室。

"米少,刚才怎么不像你呢。我要是你的话,赶紧一边使劲地点头答应,一边流着口水说好好好呢。"

"我才没你那么贱呢!不是晚上要去喝酒么?"米俊立才想起和Carly说好的。

"我贱?是我紧跟着别人屁股后面死缠烂打吗?"Carly不屑地瞟了米俊立一眼,他细想一下,"咦,不对呀。你会因为我而谢绝美人的诱惑?以前我不是从来都只有被放鸽子的份么!莫非你是那种人?"他指着米俊立,露出惊讶和鄙视。

"什么啊!"Carly的眼神像剥皮的手术刀,让米俊立的脊背发毛。

"从我认识你,你一直都是对身边的女的来者不拒。但就是对这个沈艾姚保持胃口,从来都不腻的样子。现在她敞开大门双手欢迎你,你却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难道你有征服癖?只喜欢打江山,四处乱插旌旗,打下来后头也不回地又觊觎另一块土地?你说你是不是有新的土地要征服了?"

Carly正在冥思苦想这个新的目标会是谁呢?米俊立突然大声说"咸鱼妹!"

Carly听着吃惊到,"咸鱼妹是谁呀?你又喜欢咸鱼妹了?"

"哎呀,不是啦。鱼洛仙。"米俊立还在担心自己的双手会不会染上鲜血。

"你是说你对鱼洛仙有兴趣?"Carly的脑子里还在纠结征服土地的问题。

"不是啦,要找鱼洛仙。要不然我就成了杀人凶手啦!"米俊立好害怕的样子,看不出来他也有这么孬的一面。还是,他的担心另有其他?

第二十六章 你是我的人鱼吗

本想沿着滚下来的路线返回山上找回单车,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出事的那个弯,单车已经不翼而飞了。

倒霉、倒霉!肯定是被哪个路人拣到了。累得气喘吁吁,洛仙只好期盼会遇到顺风车可以搭乘。否则就只得自己走回去了!还好,顺风车真的顺风而来。

到了公司,上午的工作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洛仙穿着脏兮兮的鞋子走进公司,引来了不少人的冷眼和鄙视。

“哟,你还真早啊!”不用看人,也听得出来是Sammy的声音。“这么早,你是捡破烂去了么?”脸上带着笑,笑中带刀,很锋利的那种飞刀。

洛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已经变成了灰色的白色鞋子,不屑一顾。然后把头扭向一边,绕过她直接来到自己的位置,没有理会。

看见这个新来的实习生竟然把她当空气,Sammy气得吹胡子瞪眼。竟然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上一次坏我好事没找你算帐,这回看我怎么收拾你!她的眼睛死死得瞪着洛仙,心理有了报复的计划。

看着洛仙这幅模样,不知道是被打劫了,还是被怎么了,敏婷担心地问道:“出什么事了洛仙?你怎么这副样子啊?”

“哎呀,别提了。”洛仙一屁股坐在座椅上。

“哦,对了。那个副总监今天上午来找过你好多次了。不知道是不是要那份策划呢。”

“找过我?切!”提到米俊立,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洛仙恨得咬牙切齿。

“怎么,还没有做好么?”敏婷看着洛仙恼人的样子,问道。“那你赶紧做吧。这会儿他已经不在公司了。看见你没来,就走了。”

洛仙气乎乎地掏出包里的文件,心里狠狠地责怪着米俊立根本不关心自己的死活,还一大清早跑来催活儿,完全没有人性。文件被昨夜的雨水打湿了,边角卷在一起。

 

干净的沙滩被早晨的太阳熏得暖暖的。海浪来回拍打着海岸,就像嬉戏的海底精灵一般。杜羽文还沉沉地躺着,涌过来的海浪间歇地扯着他的裤脚。突然海水的冰凉使他惊醒了过来。

柔和的光线射进他的眼里,刺得他睁都睁不开。逆着光,一个长发女子的剪影出现在他的眼前。俯视着他,那么贴近,又那么安静。

他惊了一跳,赶快爬起来闪开。

那女子看着他,带着甜美的笑。看着面前的男子往后惊跳起的样子,她更是笑出了声音。

“怎么,我长得像妖怪么?”她的语气很淡定,就像在同相识许久的好友对话。不知道她这样看了他多久。

定了定神,杜羽文冷静下来。他拍拍自己的脑袋,努力地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自己本来是要到这里来看日出的,为什么现在躺在海滩上呢?他努力地搜索着记忆,突然,海里那个女子柔软的唇,和她那飘散如花的长发如闪电般在他的脑子里闪现。

然后,看见眼前这个长发飘飘的女子,他恍然醒悟,指着眼前的她说,“是你救了我?!”

他的语气模糊。可以听成疑问句,也可以听成成述句。

女子的表情有微弱的变化。但是看着他浓黑的睫毛间,闪烁若水晶的眼,她的咽喉突然哽咽了。

“呵呵,我是一条美人鱼哦!”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她微笑地看着他,半分玩笑,半分隐藏。

美人鱼。溺水的王子。他把她的话当成了真相的暗示。

初中的时候,那个女生读了千百遍《大海的女儿》给他听。在他心中,美人鱼这个词已经成了一种象征。是美丽的童话,是沉默的善良,是执着的爱情。这个词提醒了曾经的那段青涩,带着清冷的梧桐雨的花季。

她说自己是美人鱼,无疑是说她救了自己。是魔咒吗?他突然对她产生了兴趣。好像这个人就是时光穿梭机,握着她,就可以回溯找到当年的自己,她和自己。

“谢谢你!”他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神里充满感激。

她的目光闪烁,好像受之有愧,但是很快转移了话题。“我叫卢善兮。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手。

“我叫杜羽文。”他握住她的手,柔软细腻。她就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美人鱼吧!她柔软的手,让他想起海中的那一吻。

她赶紧收回手,脸上泛起了潮红。她用手拨弄着乌黑的青丝,掩饰自己的尴尬。

杜羽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很不好意思。

还是卢善兮机敏,很快就转换到自然档,将两人的交流继续下去。“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这地方一般很少有人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呢?据我所知,这里也一直是很安静的哦。”

发现他们竟然都对这个隐秘的海湾了若指掌,两人不禁惊讶地相视而笑。

“我经常来这里度假。这个海湾算是我的私人花园哦!”她冲着他笑。笑容中有一种暧昧的成分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他们就这样边走聊着。关于这片海,关于彼此的故事。除了他是怎么得救的事实。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之间竟然会这么快就熟络了。

“我要回去了。今天谢谢你。”看时间不早了,而且自己还要回去整理下自己,杜羽文再一次表示感激。

卢善兮看着他,“你没什么需要谢我的。”不想欺骗,更不想把误会揭穿。

他看不见裸露的真实,因为她千方百计给它穿上花衣。

海浪退下去,露出湿湿的泥沙。她突然蹲下身,用手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对他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想感谢我的话,就要记住哦!”

海浪马上又冲刷了过来,那串数字被抹得不留一丝痕迹。

不过,我们智商两百的建筑系高材生,对数字极度的敏感,拥有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这项本领,是幸,焉或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