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6月

午之后—After Noon

沉闷的空气,灼热的阳光,街角的汽车鸣笛,风扇“呼呼”的粗气。背靠着破旧的沙发,鼻梁上架著沉重的眼镜。午后,脑袋昏昏沉沉,感觉一切都凝滞了。阳光斜射入窗户,点亮室内泛黄的地板。长方形的形状,一直延伸到墙角。

我极不情愿戴这副眼镜。可是摘掉它,却看不清这个世界,看不清自己的模样,看不清写字,也看不清路的方向。只隐隐约约看得见事物的轮廓,可是人所以为的轮廓,实在只是想象出来的形状。可是,为了要看清楚,我却不得不忍受鼻翼的疼痛。

没到炎热的夏季,日子都非常难。日子,就像不死不活的青蛙,躺在周围蒸腾的热气里。

用手枕着头,眼睛盯着白晃晃的墙壁,我的脑袋也一片空白。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失去了,或者什么都不曾拥有。

我不曾拥有春天绿茵的草地,和绻飞的花蝶;不曾拥有少年时候,蹦蹦跳跳的橡皮筋,和额前故意偏分的刘海;也不曾拥有十七岁的花季和十八岁的雨季。那些,都是在阴冷的凄惨中孤独地消耗掉的。

唯有记得高三那年那场纷扬的雪花,那么洁白,那么自由地洒在操场上,松木上,洒在人的身上。

人或许,永远都不可以挥掉身上的污淖。为了让人有活下去的勇气和期盼,只有在偶尔的片刻,人才能隐约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升腾。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自己曾经在那场大雪中,畅快地乱舞过。

不曾拥有的,还有很多。甚至昨天,甚至现在,都在轻蔑地藐视着我。午饭的时候,嘴里嚼碗里硬硬的米粒,突然之间泪如泉涌。一种莫名的被欺骗的感觉压身而来。

时间,就是一个大骗子。在我们童年的时候,让我们迷恋上了捉迷藏的游戏。于是我们就兴奋地,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来。整个脑子被害怕被找到,和好奇地搜寻带来的快感冲刺。

我们寻找的,是我们的伙伴,或者自己,或者还有时间。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的伙伴,有时候也找得到自己。只是,时间永远是那个躲在暗处的东西。我们永远也找不到它。它让我们甘愿蒙上自己的双眼,让我们甘愿在黑暗的角落里等待它发号施令,等待着它说,“等我数到50,你就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们等待着,时间的tick-tock,tick-tock。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那声“你可以来找我了”的口令。到最后,我们不顾规则了,摘掉蒙住双眼的纱巾,心里还琢磨着它肯定已经藏好了。我们翻遍每个门缝,每个暗屋的角落,每个空箱子也不见它。

现在,当钟表上的指针加快了旋转的速度,我们才发现,它从来都不曾躲过。它永远站在我们的身边,不曾离开,也不曾隐藏。是我们自己,太过贪恋刺激和兴奋,一直在寻找的,原来只是虚无。

脑中的眼好像看到有那么一天,白发银丝的老太太还戴着那方红艳艳的丝巾。她突然伸手,扯掉了颈上的丝巾,转身寻找,可是四周却空无一物。走廊墙壁上的绿漆早已斑驳,她亲眼看见自己的双手,由纤白变成皱纹密布。她却回忆不起来,自己是怎样从昨日的粉嫩,成了此时的老态……

蝴蝶属于人间?

电影<一一>是一部台湾清新文艺片。我很钟情这种小清新风格的影片。缓慢的节奏,电影人物若有若无的表情,城市中冲刺的电车声,雨声,以及人与人之间慢了半拍的对话。

 

这种电影展现的是那么真实的生活,就像聆听一辆破旧的老式火车,咔咔咔咔地在铁轨上缓缓前行。你不能要求它飞驰起来,因为这就是每个人生活的状态,没有捷径可以跨越一大步。

但是,就是在这种厚重的木块摩擦中,在长满铁锈的金属零件的碰撞中,你渐渐习惯了这种节奏,就像你最终接受了这样的生活。当你开始适应它的速度,接受它疲惫的摇晃,慢慢的,你初尝并接受了你的生活的滋味。

 

可是你发现它并不如意,不管对谁都一样。其实,这一点都不惊奇。就像NJ,婷婷,洋洋,大田,阿瑞,所有的人,都陷烦恼里。不管你想带着一颗天使般的心去拥抱这个世界,还是已经久经沙场,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任何憧憬,坚不可摧的它总是可以让你的下一秒无一例外地比上一秒沦陷得更深,更彻底。

 

温水煮青蛙一般,它逐渐吞噬了你。当你因着某种机缘,有机会重新审视你的生活,就像NJ的妻子一样,或许你会在滚滚吵杂的人声淹没你的脖子,让你窒息之前,想要反击。可是,in what way?皈依佛门,清净无为,以无争之心去应对外面快速旋转的世界?

 

可是,它还是会如影随形,跟着你,在你念经打坐的时候,在你冥想听禅的时候。在你一呼一吸的每一个瞬间。最终,NJ的妻子还是下山了,因为"山上和山下没有什么不一样,真的没有什么不一样"。不管处身山颠,还是峡谷,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谁的人生都是一样,承受不了,挣脱不了。

 

宗教,也救不了一个人。真正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心而已。

 

我们不能超脱,是不是因为我们只看得到一半的事情。就像我们只长了两只眼睛,只看得到前面,看不到后面。所以,我们急切地盯着要去的方向,而忘记了来时的路。所以,一直不停地走,加快脚步,连滚带爬,累得喘不过气来。

 

图片

 

 

因为我们的眼睛盯着前方,所以我们永远到达不了眼中的那个终点。每当我们前进一步,那个点也前移一步。它就像一个诱饵,把我们引进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口中。

 

影片中的所有人物,组成了一个人完整的一生。八岁的洋洋,在学校受过女生的欺负,也有过萌动的冲动,为了那个成绩最好的女孩子学习憋气游泳。高一的婷婷,为漂亮的朋友传过情书,也暗恋过朋友的男朋友。NJ有过完美的初恋,却因为自己的高考志愿和女朋友的期望不符,最终分手。可是,N年后,他做了初恋女友希望他做的事情,可他也却娶了别人。

 

婆婆回光返照,重新穿着少女时期的蓝衣黑裙,面带着微笑,抚摸着孙女的头发。或许这暗示着,人只有在弥留之际,对这一生进行回顾时,才会坦然。可悲的是,只有前路彻底变成一块逼仄的死角,所有的希望和可能都被这浓重的永恒黑暗吞噬,人才不得不转身,带着留恋回眸走过的路。

即使这样,不管这一生经历过多少得失,你还是会守护着这只蝴蝶,把它放飞到充满苦难的人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