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1月

归一

我们的现在
尽管是多么地不同
我们的以后
却都是一样的结局

一样地在腐烂的棺木里
保持不能动弹的姿势
听蚯蚓翻新泥土
听蟋蟀在耳边絮叨低语

在漫长的寂静里
我们终于拥有了永恒
可以去挥霍,抑或去思考
那永远失去的,永不再来的人生

在那永无尽头的暗河里
是否会有斑斓的星点倒映
在那里即使我遇见你
却也不辩不识

飞蛾

人性得飞蛾
扑满尘土
在残灯前盘旋

以为奋力追求的
是永恒的光辉
不知是葬身的火海

永恒的光亮
是眼能看见的光亮吗
是心能看见的光亮吗

可是心在黑暗里
心的眼睛蒙上了灰尘
心那么低卑微
怎么搜寻得到你

只有向飞蛾一样地扑腾
一样地忙碌盘旋
漫无目的,和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