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The Mermaid’s Bubble Love

serial romantic story under process; based on an autumn dream.

第三十八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

观影厅内,灯光暗去。只留屏幕上的映像明明灭灭。

混迹于黑暗中涌动的人潮里,洛仙本应该趁此机会隐身而去。

可,心底竟然有一股怨气,就如打翻了的硫酸瓶子,腐蚀着她的理智。

走道旁刚好有一个空位,她欠身坐下。她的头,却忍不住频频左顾。

前排的那一对男女,挨得很近。彼此的头,甚至时不时地,靠近彼此。

那不是所有有心的男女,即将完满恋人关系的策划么?

心好像被戴上了紧箍咒,而他们彼此相迎的背影,即是那法力无边的咒语。咒语一遍一遍地默念,三十六变的孙悟空尚且胆寒。而她呢?

洛仙每次左望,她的目光却疏漏了另一双眸子的凝视。

当她越过他,看向别处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原来她,也在这里。

被放鸽子的不悦心情,瞬间湮殁。而她,竟然就是那一个人。

米俊立,他觉察到自己的改变没有?

可是,他的情绪,却没能立刻氤氲成一弯美好的虹。全都是为着她,眼里毫不隐藏的忧伤,和她嘴角,微微的叹息。

他的目光跟踪着她,借着荧光的反射,他大概猜出了她的心事。

她,这个咸鱼妹,被抛弃了这么多年还不长见识。那个薄情寡意之人就有那么好么?

向来瞧不起凭着成绩好,就在班上耀武扬威的那类人。所谓的优等生,只不过是只会做题的草包。

那时,虽同在一个班,米俊立和杜羽文却从无任何交集。

是啊,怎么可能!他嫌弃他的纨绔流氓气,他亦憎恨他仗着老师宠爱的呼风唤雨。

 

电影到一半,她终于离场了。一幕幕地回映着他们甜蜜的镜头,她害怕了。

那种熟悉的,钻心的疼痛,会再次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是知道的。她,是知道的。

餐厅,音乐四溢,灯暖鹅黄。琴声狂想,似乎是她体内的乐章。

思绪,翻飞。城墙,崩塌。打破,重生。努力,挣扎。那枷锁,原来,从不曾卸下。

骄傲的人鱼,从来不懂得温柔俯身,驯良听话。她天真地以为,爱没有谁给的多,谁给的少。只有,全部,或者,零。

十指相扣,就是整个宇宙。

可是,他的保留,和他的拒绝,已把她的坦诚,她的爱情,和她的骄傲统统践踏。

原来,她的坦诚,是那么可笑。她的爱情,是那么卑微。她的骄傲,更是一文不值,任何人都能踩在脚下。

恨他,如果不爱,为何情书上,要把心迹传达。如果爱,为何又要转身,要放下。

可是,更可恨的是,心,不能停止。她的爱,已与他无关。

它就那么地生长着,随着四季变换,月移星迁。

它从不曾死去。物事的毒莠侵袭,抑或朝它喷射毒剂,它还是顽强地生长着。在她心里的一个幽暗的小角落里,在她记忆的一个布满尘灰的狭仄里,不死,不灭。

这一切,只是因为那魔咒吧!她发誓,这一辈子,拒绝死在谁的爱情。就算死,她也只是那个咒语的牺牲品。

 

不断有人进入餐厅,人影成双又成对。在她前方隔座不远处,他们竟然又出现了。

她想逃。可是,今晚,注定是她的一劫,已经在劫难逃。

他已经发现了她。她的目光还来不急闪躲,就撞上了杜羽文幽远的眸光。他们两人都似乎微颤了一下。

她,是因为害怕。杜羽文,是因为意外吧!

现场尽显尴尬,心中责难着自己为何不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打招呼已不能避免,只是,卢善兮似乎还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正低头看着菜单。

见他有起身离座之势,洛仙赶紧礼貌地点点头。淡淡的微笑,似乎在向他示意,请不要过来,我们只是点头之交。

心,明明想靠近。一桌之隔,却是永远不能跨越的鸿沟。

你在彼岸,佳人对坐,把手言欢。

我在此岸,黯然的伤,自己舔。

第三十七章 超人气影院

夜色浓郁,就如人的意识一般深不可测。有的时候,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心。

我在乎的人是沈艾姚,是沈艾姚…米俊立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那个咸鱼妹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会?!我只是对把她扔下那件事感到愧疚罢了。我要沈艾姚,我要的是沈艾姚!

在进行一阵自我催眠之后,米俊立拿出手机,给沈艾姚发了条短信。

 

自从上次单独约会杜羽文的计划泡汤之后,卢善兮心里一直琢磨着怎么才能同杜羽文拉近距离,增进感情。经过上次杜羽文与米俊立为鱼洛仙对峙的事件之后,敏锐的直觉让卢善兮心里开始感觉不安。杜羽文和鱼洛仙在一起的时候,总给她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两人有什么故事一样。她要趁早俘获杜羽文的心,免得横生枝节。

 

“感冒刚好,又要让我跑腿。什么时候成了你使唤我啦?”早上起来,洛仙本想坐在家里舒适的沙发上吃着冰淇淋,想到今天不用去上班,心里很舒坦,因为米俊立竟然放她两天的假。可是,洛芙却要洛仙去买电影票。

“你就是要多活动活动啦,你看妹妹我整天累得像只死狗,哪里生过病!我也是没有办法,领导说最近的游客量有减少,要我们整个部门上上下下都想点子呢。”洛芙哀叹道。“所以啊,我哪儿有时间去电影院排队嘛。再说了,要不是上个月我因为表现好赚了两张电影兑换券,你哪里来的便宜捡呀!”

“好啦,知道了啦,我去就是了。看《你是我的命运》,对不对?”

“姐!”洛仙回头,看见门缝中洛芙正朝着自己叫着,“别忘了啦,要晚上七点以后的哦!”

 

到了电影院,排队的人不像周末一样爆满。但是因为有几部大片上映,所以买票的人和平常比起来还算多。她在大厅前仔细查看了时间表,然后排队买好了票。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他们竟然开始约会了?她看着他们亲密的谈笑着,心里酸酸的,有种背叛的感觉。她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努力让自己的心不痛。可是,盯着他们的眼睛却不听话,温热的液体在眼眶里越积越多。

杜羽文和卢善兮两人肩并着肩,看想起很像一对蹬对的情侣。洛仙看着她们朝自己走来,赶紧收回了自己的失落,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我不想见到他,不想见到他… 她在心中哭诉着。不想看到他的脸,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不想在他出现过得地方出现,不想遇见他遇见的人…

急切地像要躲藏的洛仙,为避免尴尬混到了一排正在排队入场的人群里。担心着他们会不会发现她,她用手中刚买好的票遮着脸,从缝隙着看着那两个人去到了购票处,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可是老天偏爱看夸张的情节,从影票的缝隙中洛仙看到杜羽文和卢善兮正有说有笑地朝队伍走来。天哪!难道他们要看这场电影?

怎么脱身呢?手上也没有这场电影的入场券,被检票人员抓住了肯定会引起公愤。那时候更加糗。

怎么办呢?队伍不断前移,现在除了冲进观影厅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前有狼后有虎,正当洛仙把帽子套在自己的头上准备要走为上策的时候,排在前面的一个女生突然大声吵起来。

“你是想怎样?不想和我看电影是不是?你不想看你早说啊,到现在了还在和那个死女人联系。你是不是要和她去偷偷约会?手机给我,她给你发了什么?”说着,那个女孩子激动地要去抢男子的手机。

那个男子面对着周围这么多双看热闹的眼睛,浑身不自在。他恼羞成怒,朝他的女朋友扑过去。那女子突然大声地哭闹起来,“啊!你打我,你这个负心汉,你不得好死。女的勾引你你就去,你不要脸…呜呜…”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指责那个男人。看着那个哭花了妆的女子,检票员上前劝阻男子,几个好心人也帮忙拉开撕扯在一起的男女。

洛仙看着已经扭曲的等待检票的队伍,急中生智。借着混乱的现场掩人耳目,她成功地避开检票员的注意,成功地溜进观影厅。

 

此时,电影院门口,米俊立正在等一个人,沈艾姚。是自我催眠起了作用吗?他爱的还是沈艾姚吧!可是,已经到了进场的时间,沈艾姚却迟迟没有出现。

米俊立站在电影院门口,帅气的身影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他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气愤地将电影票扔进垃圾桶。自己一个人都进了电影院。

 

第三十六章 单车的记号

洛仙被米俊立拽着从喧闹熙攘的夜市小吃来到人少的安静地方,他的宝蓝色跑车停在街边。洛仙没在挣扎让他放手,心中猜测着米俊立是否会因为她不接电话而又开始咆哮。

他拉着她,在车旁停了下来。然后她的手被放开。她握着自己被捏的红肿的手腕,歪着头看着他,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坏脾气爆发。

可是,她面前的人一直都安静无声。她好奇地抬头去看他。却意外地发现一辆单车摆在自己的眼前!长得和自己丢失了的那辆一模一样。

洛仙狐疑地转头,看着米俊立。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单车丢了?难道…可是,那单车手柄上的鱼形贴纸,分明就是她余洛仙的标志啊!洛仙没敢再想下去,这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和冷血无情的米俊立联系在一起。

“看什么看!”米俊立被洛仙拷问的眼神看得不耐烦了。“拿去!”说完,把手中的单车往洛仙扔。

“哎哟!”因为不均匀受力,单车的手把忘边上歪,正好撞着洛仙的肚子。

洛仙捂着肚子,恨恨地瞪着米俊立。“就知道你是个大坏蛋,大坏蛋,大坏蛋!”洛仙坐在地上,把压在腿上的单车推开。她感到有些乏力,头也昏昏沉沉地。

难道自己用力这么猛?米俊立没有想到洛仙会被推到。他紧张地蹲下去扶洛仙,他的耳朵因为被身体其他器官的干扰,竟然听不见“大坏蛋”、“大坏蛋”这样的骂声。

他的手触摸到她的手臂,他的眉突然皱起来。“你怎么这么烫?”

洛仙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发起了高烧,只觉得头很重,很无力。

米俊立没有再问,只是把洛仙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车里。是的,他怎么有脸问她为什么会感冒?这都是因为自己吧!把她一个人丢在山里,让她一个人淋着冷雨。他越想越歉疚,越来越心痛。

关上车门,车里密闭的空间让人有种错觉,好象这就是全世界。米俊立温柔地凑过来,洛仙心里开始紧张了。他想干什么?

可是她口干舌燥,没有气力大声吵闹。于是紧紧地闭着眼睛,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感觉到米俊立一点一点靠近的气息。

“你干什么,坐好啦!”

洛仙睁开眼睛,看见米俊立手里的安全带,顿时觉得自己脸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自己的思想怎么可以这么龌龊,这么可笑!

米俊立把安全带给她系上。又把自己的外套脱掉,并且再一次地凑近洛仙。

洛仙看见米俊立这样子,不自觉地把身体靠向窗边,火辣辣的脸蛋上再次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是怎么啦?怎么给人的感觉这么奇怪!

他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发动了引擎。

米俊立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洛仙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他衣服上的男士香水味,在她的鼻孔萦萦绕绕,就如迷魂的熏香,让她神志迷糊了。

“你…我的单车怎么会在你这里?”

“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米俊立没有看洛仙。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然后就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洛仙觉得,他是在给自己道歉。可是,她好像,竟然,还期待着什么。不是的,她只是好奇罢了。好奇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单车,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丢了单车。

米俊立没有再说话,他的眼淡定地看着前方,心却狂乱了。他对自己的反常行为深感不解,他怎么会对一个被别人抛弃的女生心跳不已!!

“我送你去医院。你烧得很严重。”仍凭生了多少疑问,这刻对洛仙的关心战胜了米俊立那轻狂的心中的一切情绪。

洛仙从自己的迷醉中回过神,轻声应答。

“是那天晚上淋了雨了吧?”

洛仙仍旧轻声应到。她想要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是因为他而生病的,他会怎么样?

米俊立痛苦随着神经传递到手上,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狠狠地用着力。就像握在手中的是他自己。

 

 

第三十五章 我和她的事

本來打算從水族館出來就回家,可是敏婷和洛芙兩人鐵了心想去三七鋪逛夜市,說是要帶杜羽文品嚐這裏的美食,洛仙只好勉強自己陪同,其實心裏主要是不想示弱。

香噴噴的烤魷魚和海蠣煎擺在桌前,大家已經做好動手開吃的準備了。只有洛仙和洛芙姐妹倆看着盤中的食物皺着眉頭。

“怎麼啦?快吃呀。”迫不及待的敏婷瞪着姐妹倆說,一邊把筷子遞給洛仙和洛芙。

“我…我們不吃海鮮。”洛芙趕緊編了一個藉口。

“啊?你們對海鮮過敏啊?”敏婷吃驚地看着她倆。

對面的杜羽文安靜地坐着,心裏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像探聽到了什麼重要情報一樣。

“那你們吃羊肉串和黃金餅吧。黃金餅是我的最愛。”敏婷給洛仙洛芙各夾了一塊。

“知道啦,你們快吃吧,我想吃油炸冰淇淋,姐和我去買。”洛芙不想看到三個人噁心地吃着魷魚和海蠣,乾脆逃走。

“你們要吃嗎?”洛仙站起身來問道。

“要不我和你們一起去買吧。”杜羽文欲起身,這時旁邊的盧善兮驚叫一聲。她的聲音蓋住了他的聲音。

洛仙就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趕緊關切地看着盧善兮,“怎麼啦?沒是吧?”

“沒事,就不小心燙到了。”盧善兮不好意思地看着敏婷和杜羽文。旁邊的杜羽文則趕緊又是遞紙巾,又是端冷飲的。

洛仙看着,乾脆走掉算了。她加緊步子,追上十幾米之遙的妹妹洛芙。

“人類真是殘忍的肉食動物啊,姐,你說有不有可能,某天我們也會被吃掉?”不知洛芙哪裏生出來這般感慨。

“嘟嘟嘟”,洛仙的手機響起,她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又是米俊立,她無奈地看了洛芙一眼。

“誰呀?”洛芙湊到洛仙跟前一眼,“怎麼又是他?”洛芙的臉上露出一副要修理人的表情,說:“姐,讓我來接,讓我來。”

洛仙推開洛芙,說:“算了吧,你快去買冰淇淋吧,五人份哦。”

“喂?”洛仙按下接聽鍵,耳朵小心翼翼地湊近聽筒。怎麼沒有反映?洛仙再次“喂”了一聲。

過了兩秒,那邊傳來一個極其平靜的聲音,就好象暴風雨來臨之前,黑壓壓天空下的詭譎海面。“你在哪兒?”

這和洛仙期待的反映差距實在太遙遠,她有點莫名其妙。“我…”洛仙環顧一下四周,說“我在三七鋪啊,怎麼?”

“哦。知道了。”簡短的回答之後,就是“嘟嘟”的掛電話的聲音。

“哎呀,神經病啊,真是…”洛仙更加莫名其妙了,今天打了十幾二十通電話就是爲了知道她在哪裏麼?這人,真的是不可捉摸。

“好吃的來啦!”洛仙和洛芙兩手提着剛買來的美食,看見桌上的海鮮已經被消耗精光,姐妹倆的神經終於輕鬆了。

“來來來,一人一個,油炸冰淇淋哦。”洛芙像幼兒園的老師給小朋友們發糖果一樣,把冰淇淋一個一個地發給幾個人。

“你看,我們還買了香辣鴨脖和淡水包哦。” 洛仙把裝着美食的袋子放在餐桌上。

黃黃綠綠的食物在餐桌上擺成長長的一排,五個人開心地吃起來。只要當某個人是空氣,氣氛還是挺和諧的。

洛仙低頭,送了一口麻油雞拌麵到口中。剛要開口,卻聽見敏婷失魂落魄地叫着她的名字,一邊用手拍打著她。

“怎麼呀?”洛仙轉過頭去看敏婷,剛好發現眼前一襲黑影矗在眼前。她定睛一看,米俊立!滿口的麵條還沒來得及咀嚼,驚得她差點嗆死掉。

“咳咳…”。洛仙不知是吐出來,還是嚥下去。她趕緊用手捂住嘴,快速攪動了舌頭。“你怎麼會在這裏?”

米俊立矗在那裏,背後一片暗色,只有模糊了的夜市微燈。夜風從他身後絲絲刮進來,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寂落過。

“我來找你。”沒見到他開口,只聽見他的聲音。

在場的人都莫名其妙。洛芙擡着頭,看見是這麼一帥氣的男子,全然沒有察覺洛仙和敏婷的微露憎惡,臉上露出一個神情,那叫花癡。洛芙從未見過米俊立,雖然洛仙經常在抱怨的時候提起。她推推敏婷小聲問道,“這帥哥是誰啊?”。

當得知這人就是米俊立的時候,她一下子從座椅上站起來,貓步挪到米俊立身邊,笑嘻嘻地說,“啊,你就是米俊立啊。我是洛仙的妹妹,洛芙。經常聽姐姐提起你,說你很照顧她,謝謝你哦,你有事沒事記得經常找我姐哦…”

還以爲洛芙那猛地一下子站起來是由於正義所致,沒想到,她不僅在米俊立面前笑意盈盈,而且還把自己給賣了。洛仙完全不知道她這是唱的哪一出。見洛芙說得越來越離譜,洛仙趕緊捂住洛芙的嘴,把她從米俊立身邊拉來到十米遠的距離。

米俊立先是吃驚,後來當聽說她是洛仙的妹妹,而且還從她口中得知鹹魚妹經常提起他,他竟然心裏暗暗樂開了花。

“你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洛仙把米俊立攔在門外,不許他靠近。

沒想到,米俊立竟然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把她朝門外拖。

“啊,你幹什麼啊,你,你幹什麼?你放手…”洛仙驚呼救命。

看到米俊立這麼專橫的舉動,大家都驚訝樂。這時候,杜羽文一下子站起來,走到洛仙身邊,抓住她的手,厲聲對米俊立說道,“你放手。聽到了沒?”

米俊立的力氣實在太大,洛仙的手好像要被捏碎了一樣。杜羽文的力氣更猛,她的右手完全要廢掉了。可是,聽到杜羽文堅定而充滿安全感的聲音,洛仙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她轉過頭看着他,眼神中既有尷尬,也有驚訝,還有一絲感動。

在杜羽文看來,只要不是冷漠和鄙夷,這樣的眼神已經是奢侈。他的心好像收到了鼓動似的,眼神變得更加堅定。

米俊立看了看被握得緊緊的洛仙的右手,他轉過頭,眼神正好與杜羽文相撞。在這充滿硝煙味道的對視中,誰都毫不退讓,像身披戰甲的騎士,爲了守護心愛的公主,披荊斬棘,在所不辭。

看到這快升溫的爭奪戰,看見洛仙痛苦的表情,敏婷和洛芙都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洛芙急中生智,想到了辦法。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兩個怒髮冲冠的美男面前,柔聲細語地對他們說,“兩位哥哥,息怒息怒,你們把手都放開吧,看我的姐右手快要殘廢了。”

 

杜羽文和米俊立太過投入,忘記了自己的力是用在洛仙這孱弱的右手上的。他們回過神來,趕緊放鬆了力道,但是看着對方的手卻絲毫沒有要放開可憐的洛仙,所以,都僵住不動。

三個女孩子都看着這兩個男生,他们就像守護自己心爱的寶貝一樣,生怕一不留神寶貝就被別人搶走,所以锋利的双眼警惕地看着对方。

洛芙見狀,只好說:“好啦,我數一,二,三,大家一起放手哦。聽見了嗎?”

兩名美男看看洛芙,再瞅瞅彼此,終於達成了帶着疑慮的一致。

“好,開始了哦。準備,一…二…三!”

隨着最後那個數字乾脆的從洛芙口中沖出來,洛仙的手臂終於得到了解救。

可是,這場爭奪戰還沒有結束。米俊立對着洛芙搔首弄姿,然後狡黠地說:“我有事沒事要找你姐姐,你看她是不是應該跟我走呢?”

洛芙剛才說過的話,這麼快就被米俊立拿来当借口。他的腦袋轉得還真快。

“哦,是…是啊。”洛芙自知自己一下子變成了罪魁禍首,眼神避開吹鬍子瞪眼的洛仙和氣急敗壞的杜羽文,不敢看他們。

“那我們就走吧。”說完,洛仙又被米俊立拽着走了。

“慢走哦,記得早點回家哦。”看着洛仙掙扎着的背影,洛芙壞笑着朝她揮揮手。

洛芙的加入使這場爭奪權利失衡,杜羽文心裏極其不舒服。但是,看着洛仙被米俊立带走,自己卻找不到理由再繼續,只好作罷。

第三十四章 两个人的晚餐

话说米俊立打了十几通电话给洛仙,却一个都没有回应。本来心理有那么一点点愧疚,可是这样一来全部被拒绝带来的愤怒湮没了。

他心里毫不畅快,一气之下把手机摔在副驾座位上。刚好转头的瞬间,晃眼看到座位缝隙里有一颗白色小珠子。他倾过身体,伸手把它掏了出来。是颗耳环。这才记起前一天沈艾姚拜托他的话,自己竟然给忘记了。

他拿过手机,拨通了沈艾姚的号码。然后,朝着她家里开去。

车到楼下,他停了一会儿。白色的珍珠耳环被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间,小心翼翼地滚动着。他左手放在面前,手指摩挲着嘴唇,眉峰微微耸起。

“喂,我到你家楼下了。你…要不要下来。”他还是没有去过她的家。他老早就打探到沈艾姚一个人住,以前老是想着可以趁机溜进她家,趁着孤男寡女的机会实施他的俘虏计划。现正,他不禁嘲笑起自己的幼稚来。

“你上来吧,我不小心把脚扭到了,不能走路。”沈艾姚的听起来痛苦极了。

米俊立一听,赶紧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门铃响了,沈艾姚一跳一拐地挪到门边。

门打开,米俊立看见靠在门边的沈艾姚痛苦的表情,又看看她微曲的右脚,赶紧走进去扶着她。

门的推动让沈艾姚的身体失去平衡,差点摔倒在地。幸亏米俊立一把搂住她的腰肢。

他的手贴住她的腰肢,突如其来的亲近让她敏感地颤动。她心跳的声音竟然变得清晰起来,脸也微微辣起来。

米俊立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身体的不自在,一把抱起她,朝沙发走去。

沈艾姚的脸更火辣了。

他放下她,她装着调适自己的姿势,说着,“你自己去找点东西喝吧!”声音中有些紧张的情绪。

这一生理反映似乎让她意识到了这些天自己心不在焉的原因。镇定下来,她看着米俊立的背影,第一次,放下了抗拒的伪装。

“给你倒了一杯柠檬汁,可以消炎。”他把杯子放在沈艾姚面前,“医药箱在哪儿?”

沈艾姚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光彩。“在那间屋子里。”

米俊立打开医药箱,蹲在沈艾姚膝边,挽起裤脚,一声不响地帮她擦拭消炎药,然后贴上药膏。

她低头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她的脑海里翻腾起以前N个他表露心迹,冲动告白的瞬间。而她竟然没有憎恶的感觉,反而产生了一丝丝迷恋。她深吸一口气,嘴角微微弯起。

“这段时间就不要练舞了吧。好了才行。”他把棉签和药膏放进箱子。

“好的。只是对Carly很不好意思,不能去排练了。”她看着他,带着歉意的微笑。

“我给他讲讲就行了…对了,你的耳环我找到了。”他从裤带里掏出白色的珍珠耳环,递给她。

“太好了,幸好你找到了。我还以为会丢了呢。”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对他突然变得客气起来。

接着,是一阵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水。

以前米俊立总是会找话说的,虽然没说两句又会含沙射影地对沈艾姚表示喜欢。可是现在,他竟然沉默起来。

刚才米俊立对沈艾姚的好,让她大受感动。最近,她总是时不时地想起他。所以,她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下一次,他接近她的时候,她会试着伸开手。

可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为什么他却无动于衷呢?虽然沈艾姚从来都不是那种轻佻的人,相反,在一大堆崇拜她的人看来,她还有些高傲。可是现在,她的脑子竟然期待着他对她示好。

“本来今天是想着做牛排的,可是在打扫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我听Carly说你很会做牛排哦,反正今天周末,要不给你个任务,你今天就做大厨好不好?”沈艾姚打破了沉默,主动提出让米俊立留下来。

米俊立没有想到沈艾姚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别听Carly乱说,你看我这样子像会做饭的么?”

“是啊,我也很好奇啊。所以我就想看看究竟他可信不可信呢。”沈艾姚轻松地笑到。

迟疑了一下,米俊立最终还是答应了。沈艾姚一个人生活不容易,况且现在还受了伤。本性好强的她从来都很独立,不愿意对谁开口示弱。现在她主动让他帮助,可能是真的累了吧。

“那我现在去超市,你休息一会,看看电视什么的吧。”

“好的,快点回来哦。”

这样的对话让他们两人同时有种错觉,好像情人般的关系。

沈艾姚满意地微笑着,仿佛看见米俊立在香槟、玫瑰和蜡烛从中,含情脉脉地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对他的热情从来都拒之千里的她确信,自己给的暗示和鼓励已经足够了。

米俊立一边去车库,一边给Carly打电话。“喂,Carly,沈艾姚的脚受伤了。需要休息几天,你的那个什么舞剧要推迟一下哦。”

“哦?严重不?还可以跳舞什么的吧?”

“滚!你是看上了哪个新人了么?”

“没、没,只是关心一下朋友的…女…嘛。”Carly故意把“人”字说得含含糊糊,“但是,你怎么知道呢,莫非,你正在她家?”Carly眉飞色舞起来。

“是啊,本少爷正是。待会还有个烛光晚餐呢!”米俊立受不了Carly的三八。

“真不出兄弟我所料啊,进展这么快。听我的,今晚多灌点酒,争取把她一举拿下。呵呵…看来,鱼洛仙这招还真管用啊!”电话那边传出邪恶的笑。

“滚!”听到鱼洛仙这个名字,米俊立暴躁起来。他“啪”地一声挂掉电话,打开了车门。

没多久,米俊立提着袋子回来了。

闻着厨房传来的阵阵飘香,沈艾姚翘首以盼。可是,米俊立只是简单地做了几个菜,而沈艾姚什么惊喜也没有等到。

晚餐后,米俊立勤快地清洁了餐具,仍然一声不响,少了平时的张狂。

看见一切都安排稳妥以后,他便提出要离开。

虽然极度失望,但是沈艾姚不好再多说什么,就这样,两个人的晚餐,形同陌生人相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