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Reviews

蝴蝶属于人间?

电影<一一>是一部台湾清新文艺片。我很钟情这种小清新风格的影片。缓慢的节奏,电影人物若有若无的表情,城市中冲刺的电车声,雨声,以及人与人之间慢了半拍的对话。

 

这种电影展现的是那么真实的生活,就像聆听一辆破旧的老式火车,咔咔咔咔地在铁轨上缓缓前行。你不能要求它飞驰起来,因为这就是每个人生活的状态,没有捷径可以跨越一大步。

但是,就是在这种厚重的木块摩擦中,在长满铁锈的金属零件的碰撞中,你渐渐习惯了这种节奏,就像你最终接受了这样的生活。当你开始适应它的速度,接受它疲惫的摇晃,慢慢的,你初尝并接受了你的生活的滋味。

 

可是你发现它并不如意,不管对谁都一样。其实,这一点都不惊奇。就像NJ,婷婷,洋洋,大田,阿瑞,所有的人,都陷烦恼里。不管你想带着一颗天使般的心去拥抱这个世界,还是已经久经沙场,对这个世界没有了任何憧憬,坚不可摧的它总是可以让你的下一秒无一例外地比上一秒沦陷得更深,更彻底。

 

温水煮青蛙一般,它逐渐吞噬了你。当你因着某种机缘,有机会重新审视你的生活,就像NJ的妻子一样,或许你会在滚滚吵杂的人声淹没你的脖子,让你窒息之前,想要反击。可是,in what way?皈依佛门,清净无为,以无争之心去应对外面快速旋转的世界?

 

可是,它还是会如影随形,跟着你,在你念经打坐的时候,在你冥想听禅的时候。在你一呼一吸的每一个瞬间。最终,NJ的妻子还是下山了,因为"山上和山下没有什么不一样,真的没有什么不一样"。不管处身山颠,还是峡谷,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谁的人生都是一样,承受不了,挣脱不了。

 

宗教,也救不了一个人。真正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心而已。

 

我们不能超脱,是不是因为我们只看得到一半的事情。就像我们只长了两只眼睛,只看得到前面,看不到后面。所以,我们急切地盯着要去的方向,而忘记了来时的路。所以,一直不停地走,加快脚步,连滚带爬,累得喘不过气来。

 

图片

 

 

因为我们的眼睛盯着前方,所以我们永远到达不了眼中的那个终点。每当我们前进一步,那个点也前移一步。它就像一个诱饵,把我们引进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口中。

 

影片中的所有人物,组成了一个人完整的一生。八岁的洋洋,在学校受过女生的欺负,也有过萌动的冲动,为了那个成绩最好的女孩子学习憋气游泳。高一的婷婷,为漂亮的朋友传过情书,也暗恋过朋友的男朋友。NJ有过完美的初恋,却因为自己的高考志愿和女朋友的期望不符,最终分手。可是,N年后,他做了初恋女友希望他做的事情,可他也却娶了别人。

 

婆婆回光返照,重新穿着少女时期的蓝衣黑裙,面带着微笑,抚摸着孙女的头发。或许这暗示着,人只有在弥留之际,对这一生进行回顾时,才会坦然。可悲的是,只有前路彻底变成一块逼仄的死角,所有的希望和可能都被这浓重的永恒黑暗吞噬,人才不得不转身,带着留恋回眸走过的路。

即使这样,不管这一生经历过多少得失,你还是会守护着这只蝴蝶,把它放飞到充满苦难的人间吗?


我不想念

奶茶的歌总是弥漫着一种让人心痛的宽容和忍耐,带着淡淡的怀念,就像在有阳光的午后,烹茶闲坐,翻阅过往。那一页页顺着拇指被拾起又重新被放下的错过,是每一次淡
茶接触到舌尖所引起的刺激,涩涩的,却让你那么迷恋,一一细细品尝。

有一种歌,能够唤醒听者心中酝酿许久,却怎么也缠绕不出形状的心情。有一种歌,它的词曲就像一对在月光下起身清舞的璧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转身,一个侧目,其间传递出的是令见者满心愉悦与慨叹的契合。

一首歌,记录一个故事,封存一段时光。当你打开它时,就像打开了能够穿梭时空的瓶子,一缕迷魂的烟,那么轻易地就将你送到早已泅渡的彼岸。

现将《我不想念》的歌词录于下:

 

某个城 某条街 某一个小巷 某一个晚上 某阁楼微微灯光

某个人 默默光上某心房 某扇窗 跟没有人说晚安

 从前从来没有这么长  晃亮得像没有边疆

思念 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  永远不亮

 

我不想念 不想念他模样 我不想念他肩膀 紧拥着我肩膀

我不想念他吻着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某空港 某车站 某个下一站 某一扇车窗 某风景唤醒惆怅

某南方 摇摇晃晃某海洋 某艘船 谁没妄想有天堂

 人活成了一颗仙人掌 掌心的泪却还是滚烫

每当 抚摸那些天真致命伤  不能健忘

 

我不想念 不想念他模样 我不想念他肩膀 紧拥着我肩膀

我不想念他吻着我脸庞 把永远说成一颗糖

我不想念 不想念那时光 那些快乐 和悲伤 却总在我身旁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再唱

我只愿长夜将尽天快亮 让想念的歌不要再唱

让想念的歌不要再伤